Saturday, December 20, 2014

2014我的小壮举



2014(序): 结束前


那天发现,这扇窗,很有风景。

给自己的2014好好做个整理。今年和往年不一样,需要提早一点,因为我的年会在静坐里头跨过。
今年这篇文,我整理得稍仔细,在忙乱的schedule里挤出一点一点的时间一点一点的写,图文并茂。很多是在FB贴过的照片,有些是未曾公布的。今年是精彩的一年,单单只是看今年拍的照片,我就用了两张 4 G 记忆卡(满!),手机里的相片一直load进dropbox,略略知道,我的2014,过得怎样。

2014,刚过没多久的一个周末,我和一位老朋友见面,过后,他给我传来了一个讯:
很开心多年以后的你,变得更开心,自信自在。

坦白说,我也知道自己越变越好。或许说,我变开心了,虽然脾气好像利了也戾了。偶尔也会改不了“乱说话得罪人”的坏习惯。年级越熟,大概也知道什么时候不能妥协,也似乎懂得自己要什么了。但,妥协的时候,我会给你我的100%的。
心好像开了,尤其是前年见了Senior后,一直不间断给自己的后续工作,让很多我之前放不开的东西,在这个时候变得无所谓。拿得起放得下,不再如履薄冰。

我也有温柔的时候。今年,是让我发现自己柔情的一面,就是当我抱着朋友的宝宝,或自家宝宝的时候,看着小小的生命在我怀里,暖暖的,就很自然的祝福他们。

露露和阿原的宝宝,小禾,大爱这张,阿芮拍的




(左至右)1) 爱笑的谦谦。 跟宝宝玩自拍; 2) 嵘淏。Ee Ee 改天飞去纽西兰找你哦; 3) 子彧。孩子她表姐拍的; 4) 子墨。孩子的娘拍的; 5) MW的女儿,新年时拍的。


我镜头下的琳琳。这是我喜欢的其中一张。

除了宝宝。还有狗狗。阿芮家的大肥,Tino。芮摄。


有一年,我发现我前一年在Easyjournal写下的愿望,70%成真。那一年开始,我就让自己的目标定明确一点,而且深信不疑。只要目标定了下来,愿真,心诚,必有实现的一天。
我将自己的每一天活得像“学习中”的每一天。每次有小跨越小进步。每一次跟朋友的见面,都是优质的;每次的微笑和大笑,都是打从心里的开心。
这样,我不知而然变得开心起来。也让朋友给看见了。

毕竟,这一两年,我依然处于“动荡”的状态中,状态随时更改。这种随时处于“备战状态”,或随时“收拾包袱”,这样的动荡也许会造成不安,我安抚我自己,但同时也很阳光的期盼,这代表说未来有无限的可能。

未来还是美丽的。



2014: 我的背囊


我是向右走小姐

一个人旅行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国度,算是我目前为止最大的壮举。两个国家:维也纳和布拉格,台湾因为有人接待,而且语言通,所以算半个的“一个人的背包旅行”。
这所谓壮举,从语言不通到抵达目的地,或提着重重的行李跨过一条大街道走去车站,从依赖事先找好的资料,或像在台湾那种买了电话卡所以用google map去走的方式。我发挥尽我双子座的天赋:变通。途中我摔跤,我迷路,我大汗淋漓。但,这些“不美好”在我的回忆里怎么都是美好的。

台湾和香港,因为和当地人一起,所以,我对这两个国家的理解,变得好深好深。我交朋友都是掏出我的真心,不管他/她在国内,还是国外。还好一路上,我都遇见了好人。

偶尔我会希望自己身边有人和我看着一样的风景,但,一个人旅行的珍贵,和自己对话的时候,难能可贵。

老了的时候,我会记得自己曾经那么勇敢。

布拉格。我还想再去。


2014: 读过的书

大数据

村上春树的《没有色彩的多崎作》、赫塞的《流浪者之歌》、亦舒《无暇失恋》、高野和明《十三阶梯》、李练《逆流的星火》、Echo的《告别单身》,还有Viktor Mayer-SchönbergerKenneth Cukier的《大数据》
读着的是《慢的教育》。

发现自己的读书速度变慢了许多。

2014: 写过的

我和C大调女生。现在想说不承认自己不是C大调女生,也没有人相信。增英姐摄

今年好像吨粮一样,写的都是未来的稿件。除了部落格,我很少写散文。
谢谢大脚印,让我有机会去学习做采访。并且今年内完成了四篇对我来说很重要的访谈稿。但同时,慈悲里的专栏,也在今年停了。可惜了。我还很努力的想了许多题材的呢。
还有,用了6年时间,一点一点写出来的C大调女生,话说,这个部落格,当初也是为了写这个小说而开的。坦白说,出书——C大调女生,是我始料不及的事。

至于科研方面,今年两张paper在submission 和rejection的当中,但已经是很大的跨进。学会了scientific writing 很多潜规则。虽然,这个算是我许了很久都还没有达到的愿望。

 2014: 看过的电影/歌剧/音乐剧

借一张C大调女生里的插图。Ben画。

今年是音乐年,听过的都是优质的音乐飨宴。

维也纳的管弦乐。世界级的演出,纵然对当地人来说,这是小菜一碟。他们可以挑指挥家挑场地挑曲目。我知道每个国家的文化和国情都大不同,这也是我去学习聆听和观赏的优点。
当然,我希望,我能常有被音乐洗涤的思绪。
观赏了一场世界级的演出,真的给露露说中:曾经沧海。我任谁也看不上了。哈哈。开玩笑。我过后还是又被Yiruma和Secret Garden感动的。(其实这些音乐类别都不一样,从维也纳回来,我也只是对古典乐的热爱更深了点。但,我还是各类音乐通杀的。)

Yiruma的钢琴演奏,最难忘他即兴给小女孩谱曲的哪一段。他诠释:小女孩在梦里,然后梦里的美好成为事实,澎湃,然后平静,然后慢慢回到梦里.....。他弹得非常好,那小女孩也一样。不懂有谁有录下这一段?

Secret Garden和他们的乐队。可惜的是他们没有演奏我喜欢的<Serenade to Spring>,但他们演奏的其他歌,都让我鸡皮疙瘩 。第一次和侄女两个人去听演奏会,后来,她无师自通了小提琴。

音乐的力量何其的大?

我偶尔会非常非常的怀念我的钢琴·。

Yiruma

SecretGarden



我们第一次两个人去看戏。今年新年。<Robocop>
除了音乐,今年,小帅好像成为了我看戏的伴。现在,他好像小大人一样,问他想看什么戏,偶尔他会有要求,但我会跟他讨论我要不要看;很多戏,都是他爸爸没兴趣去看,我就会陪他看。然后我也训练他,如果我请戏票,他就请pop corn;或者,某些场合,他请我看戏,我请他pop corn (酱子他改天才懂怎样带女生去看戏。呵呵)。看完戏后我们一般都会讨论戏的内容。他也看得很认真。连Interstellar也看得明白。孺子可教。哈哈。

我们家人的基因,好像有这么的一点,爱看戏,爱音乐,这样才有话题。哈哈。

2014: 我呼吸的意义




我的第一面半马奖牌

爬了这座我应该不会再爬的山。Bukit Tabur。

半马!我完成了半马。过后,每上跑道,都要求自己跑至少一个三或五公里。我其实要自己每次跑七公里,但每次总是无法完成。明年吧。总要留给自己可以进步的空间。

2014,我在后半年起实践了:一星期运动3-4天的规律。
星期三羽球,星期四瑜伽,周末晨跑,再不然就爬山。说着说着我也爬了几座小山。南方澳那上苏花公路的小山,棲兰的小山(在这座山我第一次油然生起很孤独的心境),很危险的Bukit Tabur,FRIM的吊桥(我竟然不再气喘吁吁),还有香港的前往狮子山脚的步道径。

我其实还有还没实践的梦想,就是:越国界的爬山,还有跨国的跑马拉松。

但,觉得自己的体能在进步中。我勉强算是运动型的女生,所以以前才那么干干黑黑,男生都把我当buddy。我运动,纯粹因为我爱运动,爱大汗淋漓后的爽朗,瘦身是其次,我想要的是健美。建康和轻盈。

而,今年,最大的进步,就是学习羽球,我的波友们都是很棒的球手,一人教我一招我都受用无穷。羽球,根本就是一种讲究物理和体能结合的艺术。太美丽了。

另外的,就是瑜伽开始上心,它调好了我的posture,我尝试去让身心通过瑜伽的结合。好的老师难遭难遇。我非常珍惜这学习的机会。

今年,完成禅十(这稿出街后没久我即将闭关,祝愿一切无碍),也是我的壮举之一。参加了几次的静七,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禅十。

2014: 我的深渊



2014对我来说又是一个差点让自己陷入深深忧郁的年。
没有人一直都维持在up up up的状态。从维也纳回马后,连续的发生了好多事。旱季,林火,烟霾,断水。
让我心境陷入无止境沉重是370事件。我的眼睛红了几回。知道自己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我加入了义工行列,认识了很多都在为这个事情尽点力量的好人,身边也出现了很多在这段期间相互勉励或陪伴我渡过的朋友。但同时也让我看清楚一些人。到最后,让我哭得最惨的,不是和飞机相关,竟然是一个不值得我去为她哭的政客。

非常喜欢的一张自拍照。
拍照的那一刻,我和我的中国记者朋友们道别。我知道我已经从深渊里走了上来

不哭了。不值得。
但,这极度悲痛过后,我似乎变得知道怎么处理我的情绪。就是去做有意义的事情。

致:陪我走过这一路的朋友。谢谢你们。我爱你们。





2014: 我所期盼的2015 (进行中)


我生日那一天拍下的。充满了期待眼神的猫。

明年,我的目标如下:

  • 参加至少一次的半马, SCKLM 是肯定的了,槟桥还在考虑中。
  • 周末晨跑要7公里或以上。
  • 学会一道(难度高一点的)菜肴或点心
  • 读至少一本科普,一本(厚硬一点的)佛学,和一本冗长的小说。
  • (如果可以)完成两部写着一半的小说
  • 决定自己的事业跑道,留下或离开,需要一个决定和一点勇气。
  • 凑钱去印度。我不懂能不能挨到那个时候都不旅行呢?(开始耙头了)


运动方面,但愿维持在一星期三四天的运动量。而且,我还想学溜冰。(因为这里开了一座内有溜冰场的购物广场)
音乐方面,可能为了省钱,减少看演奏,娱乐方面,明年看一场戏需要征收双重的税,我看,我会尽量减少看戏了。就减少看戏。但,我是想学ukelele

光这样想,就觉得自己的2015会很精彩。

虽然,感觉上的2015,将会来的很震撼很墟冚, 尤其是cash flow方面。应该是要将消费减到最低的时候了,应该是要跟艰巨时期硬碰头的一年。

加油。
Goodbye 2014, with hugs and kisses.
Say hallo to 2015. Come to my arms baby. :p

Thursday, December 18, 2014

【回首。然后迈步向前#3】

这一篇。有关禅修。

诚如我对Bro How所说: A common symptom before any retreat I attended.
那就是.....

忙到.。.。.。


也许是因为一时爽快答应了教D boy 补习的工作。所以我之前“滋滋悠悠”的晚上在家打理家务,看书和做卷纸的时间都没有了。(给收到水结晶的你,真的很珍贵的,对我来说,物轻情义重)。很多东西都是用零碎的时间来处理。

但,我为了准备好自己能参加这次的禅修。我做出了以下的准备:
1)一个月不喝浓咖啡。只喝加奶的或咖啡乌。
2)把闹钟调早,让自己身体习惯早起。
3)早上起来,如果可以,坐5-10分钟。
4)早睡。不过最近很难做到了。
5)把身体锻炼好,那才不会带着一身的疲劳开始静坐。
6)把头发剪短,脱下耳环,手表坏了也不管。

什么也不想不祈求。只希望一切无碍。

还差点出状况呢。老板因为我paper的事情,一直暗示我不应该这个时候跑掉。(可是我如果不跑就不会“有机会”跑掉的。工作是永远不会结束的。)然而,到最后,最支持的也是她。
她甚至还说:paper我帮你交。

好。将一切的法喜第一个回向给我的老板。祝愿你身安少烦恼。

第二位是我另一个老板。
因为两篇访问文还排着队,编辑排版方面应该还在处理中。
我问还有什么需要我处理的?
他说:you go 闭关吧,I will hunt you down after new year.

感恩。好。第二个回向给你。祝愿你随心顺意。

出关后即将到关丹出席公的婚礼。一些事情还没有处理好。
阿米也是说,你闭关去吧,这些世俗的事情甭管。
明年去印度的事情,也是,得以搁置一旁。谢谢古晋的你们,和猛挫的马币(我们才得以缓冲)

太棒了。好。第三个回向给你(们)。祝愿你气质和元气十足。祝愿古晋的你们一切称心顺意。也希望马币争气点啦。

还有就是,跟远在F国的JH谈天。他说很久没有静坐了,想要我给他种个福田,作为未来的他静坐的资粮。

Sadhu sadhu sadhu。我建议他的供养分两份,一份供养禅众。一份供养师父(出关后的法喜布施)。我会在静坐的时候,回向给你,但愿你也有精进的福报,你一定会有的。

也就是因为他,我决定写这篇文。谢谢成就一切的因缘。静坐还没有开始,但,我已经感觉其宁静。

最后,祝愿我自己,得以让自己的身心安住当下,好让我有力量,得以制造正能量给我身边的你们。

我2014结束前一个卑微的愿。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14

【回首。然后迈步向前#2】

就当作,我在事业上,跳着针。


这篇,谈工作。

升职一事,还是没有眉目,未能给自己买潘X拉,还。
所以我检讨自己这一年的事业进展。
加上为了写一张paper,很多pattern出来了。
看起来,今年好像没有做到什么大实验,其实,却做了很多自己没有做过的。我明明就是Molecular guy,却从DNA,跳去expression study,再跳去protein,做埋western blot,现在,还要做enzyme study。
辛苦是辛苦,尤其是当做得不好,被老板批评得让我想拿墙去撞头的时候。我是永远都不能达标的学生。
然而,好在,我的态度够好。无论多难,我都碰就是了。

我一直相信,老板还是爱我的,
所以她曾谏言: If you found a good job, JUST GO...
当我在留下的时候,其实已经开始离开;
当我执着在这里的时候,其实它已经赶我走;
而,当我要走的时候.......

工作在当下,有什么就学什么就是。

昨天一度挫谷底的时候,想起:博士如果没有practical,就不配这个头衔。如同其他的专业一样。我甚至想说,“加冕”才一年,我就已经觉得自己要“丢掉乌纱”了。那种感觉很糟糕。

只好一直一直不断不断勉励自己,继续在科研方面,继续走下去。不管多辛苦。
然后才能昂头甩头发说某广告词:你值得拥有。

Monday, December 15, 2014

【回首。然后迈步向前#1】

1.1 早上无法捐血,因为那血滴无法沉下去。我小小的晴天霹雳。才不过半年的事情,身体怎么变差了?我明明运动和休息有够的啊?(只是昨晚为了赶稿迟了少少而已啊)
所以说,能够捐血不是必然的发生。
把自己身体调好,明年再捐血去。


1.2 从去年年底开始,在大脚印里的致飞扬里的访谈了不少人,有专业人士或无业人士或学生或文人或记者或歌手。因为这样我从他们的视觉,丰富了自己的。辛苦吗?是辛苦的,因为要做很多的功课,而且还得面对“文字难产”的苦痛。可是开心。
但愿,会让我遇见更多更棒的人,让我仔细聆听,许我洞彻和诠释,继续去做这有意义的事情。
(我老板说他为了要支付我庞大的稿费要站芽隆了。>,<)

新好男人(自定义)

(不是我恨嫁或恨当妈。听了这些故事你还敢乱当妈?)

朋友女佣回乡过年,她原本以为家里父母可以帮忙照顾,岂知老人家跟孩子无缘(细节部分,恕我保留,这是人家私隐),所以,她头很大。
她说:短短一个·星期,我看清楚很多事情。我也看清楚了我老公。

我吓到,她老公是好男人啊,只是脾气有点大没什么耐性而已,我看过他疼爱小孩的样子,ok的啊?

然后发现,除了她,身边还有很多朋友的老公,不是他们不好,也不是他们不爱孩子,只是,没办法单独照顾孩子。所以,当妈的那个就辛苦了,全部责任都落在妈妈肩上。从把屎把尿,到换衣洗澡,到煮小粥到吃完。
爸爸没办法分担.......

我打了一个寒噤。

也许,改天,观察男生,看他如何handle很小很小的小孩,从他的耐性,就可看出端倪。

不然,就两个都背负顶克一族然后被万众长辈手指指的压力。
不然,我宁愿自己精彩。

(自定义啦。I could be wrong)

Friday, December 12, 2014

Dear Ringo: 给自己的情书

Title: Reflection . 作画的时候耳边听的是<somewhere only we know>
它反映着我最近的一种状态,我努力的,想要达致的一种和谐。
我以为我很爱自己,很爱很爱。原来还不够爱,当我自己想过要放弃自己的时候。(关心我的你无需担心,不是那种放弃自己的放弃,而是,另外一种放弃。恕不解释。)
于是,这双常常送人花的手,决定给自己送花。
告诉自己:
我爱你,我愿你包容你的一切。好或坏。

Wednesday, December 10, 2014

回忆里的河

也许是一个年结束之前的contemplation 发酵了,也许不是。
但当回忆像一条河,尤其是当抖动在同一频率之际



这首歌,让我想起的尽是旅行的事。
我想起了
吴哥窟旁的河畔;
三藩市的palace of fine arts的河畔;
布拉格卡夫卡博物馆后的河畔;
或老家后那条黑桥,父亲载我上学必经之道。
静静想起,那些身边有人或一个人的时光,
静静在河畔,看着河面上的粼粼波光
那是音乐,也是旅行;那是沉淀,也是宁静。


But,
I am getting older
I need somewhere to begin



I walked across an empty land
I knew the pathway like the back of my hand
I felt the earth beneath my feet
Sat by the river and it made me complete

Oh simple thing, where have you gone?
I'm getting tired and I need someone to rely on

I came across a fallen tree
I felt the branches of it looking at me
Is this the place we used to love?
Is this the place that I've been dreaming of?

Oh simple thing, where have you gone?
I'm getting old and I need something to rely on

And if you have a minute why don't we go
Talk about it somewhere only we know?
This could be the end of everything,
So why don't we go
Somewhere only we know
Somewhere only we know

Oh simple thing, where have you gone?
I'm getting old and I need someone to rely on
So tell me when you're gonna let me in
I'm getting tired and I need somewhere to begin

And if you have a minute why don't we go
Talk about it somewhere only we know?
'Cause this could be the end of everything,
So why don't we go
Somewhere only we know?
Somewhere only we know?

Tuesday, December 9, 2014

巧语

我终于懂要怎样handle flirting了。

几年前,写过一篇,题目“花言”那时候,我对于一些男生言语上的flirting很是困惑。不懂什么时候应该当真什么时候不该,也许,到最后,flirting根本就没有必要认真。

但今天那位半马番的三姆大叔,从天气说到要不要让我抱紧你?
我四两拨千斤的。先坚决的说:不了,谢谢,然后换个温柔的语气说:哦,我的寒衣很温暖。
止住了。

拜托,不要跟我flirt了,我的样子不是你想象中的好flirt。虽然我现在可以脸无表情地挡回去,不让你猜到,我是开心还是不开心。还有,不再值得去生气。

Monday, December 8, 2014

Boy, I mean, boys.

第一个男孩:

他刚刚从毕业旅行回来,人家出国呢。虽然只是跨一个海峡去新加坡。
小姑姑,你要吃杏仁饼吗?很脆。
喋喋不休的跟我报告旅途点滴和所见所闻 ,我平时旅行回来也是这么挑些有趣的故事告诉他们,刚好我年前才去过USS,所以,我们有共同的话题。说完,他不忘记offer我他的手信。

我的心都酥了。


第二个男孩:

一个假期我认识了他,他父母离异,觉得他缺了一点什么。感性有余,他缺了小男孩所拥有的自信。
这次,他假期,我奉命教他两个星期的补习。
我很久没有教过那么小的小朋友,但,谢谢他对我的信任,也谢谢他喜欢我给他准备的游戏和设计。
只是觉得,他的缺乏自信变得过度表现,偶尔。
我慢慢将这调回。

几个小时下来,发现,他是一个聪明的孩子,第一次不明白,但,一解释,他就抓到了。

他只是一个需要陪伴的小男孩。我希望我可以给他建立小小的自信。


就,男孩:

刚刚过的(过期了的)非诚勿扰,对佳妮说的一番话,很是印象深刻。
她说:很多弟弟想找姐姐型的,说,姐姐型什么什么。但,(我们)姐姐其实是想找哥哥的,哥哥找不到找大叔,大叔找不到就找弟弟。很多弟弟都想姐姐什么什么,其实,弟弟有没有想过能给姐姐什么和什么?

我不能说,感同身受。只是,我对身边的“幼稚哥哥型”男生越来越多。有些“弟弟”非常的优秀。我真的不能避免考虑年龄为最重要的关键。真的,不能。但佳妮这一番话,茅塞顿开。

If I ever met a boy, a boy liked you.

Thursday, December 4, 2014

Geli....

最近为了整理,翻出了许多旧文,旧信件,和以前学抓相机时候拍下的照片。
兀自觉得geli.....

旧文,近乎呻吟,一句接一句,短短,然后断了。
那时候我的烦恼很多是不是?那时候的我怎么啦?
如果我能写一封信给以前的自己,我一定会抱抱这个多愁善感的小朋友。

旧照片,无论构图,光线都没有掌握好。许多珍贵的镜头,没有很美。
以前的自己,黑黑实实的。没有很美。只是笑容如同芮所说的,很纯真,没有烦恼的样子。
(两者逻辑是有冲突的,怎么这么多愁善感的人,写的和笑的,落差这般大?)

旧信件,更加的幼稚。这个时候会觉得以前的自己很白目。怎么这样的话也能说出口?
现在的用词也会比较自在和轻松。但愿读的人也一样自在。

我称之为一种进步吧?
虽然回头看会觉得有点geli。

Ish ish ish... geli betul lah ni.

Thursday, November 27, 2014

Bryan, the boy.

身边有很多很多位名叫Brian的男生,Bryan, Brian,姓王的姓张的姓陈的姓柯的....
But, 这位Bryan, he is just a boy, 还在烦恼着脸上青春痘的男孩。在我们公司短暂逗留学习的大男孩。

现在90后的孩子大胆,Bryan就用行动告诉了我们,他胆子粗粗的写了一封信,直上给我老板,想询问有没有当interns的可能,我们公司一直以来很少拒绝interns,这些年来收了不少,有些背后有后台有背景的,有些好有些烂。Bryan, the boy,但他还是小了些,他才A level毕业,明年才要进大学。我一度误会他也是用“旁门左道”的管道进来,后来发现,他只是胆子粗了点,没什么后台。好孩子一枚。

他腼腆,不擅言辞,爱电脑语言。老板听说他想学习有关电脑的东西,但他没有读过任何生物的科系,所以,老板让生物资讯的阿迪收留了他。

我们间中吃了几顿午餐。他都是静静的。

印象很深刻的一次,我们在迪的车上,电台DJ用粤语说了一些笑话,车里的人乱笑一团,他还是静静的。
问他,才知道他听不懂粤语。
Then, what language do you know? other than English and Malay
Mandarine, a little
So, means you are a .... 我想说英校生,但不懂如何解释,他抢着说
Banana.. ya , I am. 说罢还微微笑。

Oh well, 我没有歧视英校生的意思。只是对于他这样的反应,是很留下印象的。
这三个月,根据他老板说,他做的东西,确实比很多 undergrad的interns好。(不挑,不挑)

所以今天他呈现这三个月以来进行的小project,我问了他三个问题,都不是technical question
一个和研究心态有关
一个和他学习有关
最后一个
Have you seen Interstellar?

No.
我失望了,
Since you told that you are a physics student, I thought you might appreciate this movie.
他没有,只是用着 "Banana, ya, I am" 同等的神情看着我。

Well, Bryan, he is just a boy.
我想起我对阿迪这么说过。


Next to an editor (always)

讨论结束,他说:(粤语)
下次有paper写我的名字就好了。
(意喻不要叫我帮你改纸)

Well, 我说,by knowing me well, you know that it is impossible。

他突然收起他巴辣的语气和不耐烦,温柔地说:
只要多小心就可以了。

* 我不是没有写的能力,只是粗心。*


(突然想起当初拿花踪的奖金请他们吃,兼谢谢他们对我读博过程中的任何协助,他鼓励的说,下次,我要吃你拿best publication的那餐!
我知道,这位senior,朋友,兼同事,一直不断的鼓励着我。)

Wednesday, November 26, 2014

美好的夜晚

很想迅速的记录今晚:

(一)
约了迪讨论,需要重回公司。所以只能打一个小时的球。
但今天的球赛,是我觉得很棒的。
第一场跟YJ拍档,第二场跟WS。
坦白说这几个月的训练,我的老师都是洲手水准(WS就是洲手),一个教我开球一个教我“托”前球一个教我杀球。一人一招,我掏了不少宝。
今天,两场,我们都赢了。
第二场才精彩,有两分我们是呼啸中抓分,看着球落地了,WS救了;对方Iv接不到,SW接过去了。我第一次飞扑截球,第一次cover队友的后球。
一粒我们输一粒我们赢。我们大声笑。
球来回飞了很久才在我们的court落地那一刻,我跟WS说:我输了也那么开心!
他也忍不住鼓掌。他说他很少鼓掌的。

WS这个大男孩,是我的好老师,好搭档。即使输球也不会怪我,还不断鼓励我,指正我。

今天,我也没有令他失望。努力的接球了!

(二)
飞回公司跟迪讨论paper...
途中还做了一些bio info analysis,所以拖迟了。

但这些日子,他好像对我耐性了很多。当然,看我哭还不够咩?

完结,我的paper可以美美出街了。
突然觉得前景美好。

纵然,回到家,已经快11点。
我也破了自己的记录。

但。美好。

Tuesday, November 25, 2014

消失的温柔


最近一直写着有关“消失”的课题。完成了两篇,但暂时都还不能出街。

就写一篇有关自己的。

发现自己的温柔逐渐消失。
那天听见她和他的对话。他是那种,跟我说话都会用硬邦邦的语气,没有弯转,命令式的那种。直到我听见她温柔的,那明明是一道命令,被她温柔的调理过,变成不能去说“不”的一句话了。

我真的觉得,这是我的问题了。别人对你不温柔,是不是自己应该先放软。

我已经学习装傻了,看来我要学习“装不凶”。

(我那C大调的语气,需要调一调,G大调会比较好?)

Sunday, November 23, 2014

我是洞虫

影片海报照,取自网上

谢谢大男孩陪我看这戏,让我俩在百忙之中完成了这部我想看的戏。(还是第一次跟这位大男孩去看戏,他是一位很好看戏的伴。哈哈)

我不是物理学家啦。什么黑洞什么平行时空我想我不会解释太多,只是想穿越大科学道理去看潜在戏之间,如洞虫那样存在和连贯着的“爱”。当然,如果要挑的话,很多疑问可以挑,比如,在用离心力离开吸引力,人(或细胞)如何可以体抗?比如说在外太空,离心力又怎么构成。种种。但,科幻片不是journal paper,它不是来给我答案的。(李安问,ROm在等待的二十年是吃什么的?)

我倒是被这“跨时间轴”的爱所感动了。爱这感应,照里头的意思来说,就是不同时间轴,却还存在着。如父女,如亲人,如爱人。而这爱,真的不是用科学所能解释的。

我原本想说,如果他们当初决定去了“Edward"的星球而不是“Mann"的星球,也许故事就该写了,也许他们真的找到移居的星球。但同一个时候,地球的人根本无法自救。这小转折是我意想不到的。Brands说在外太空没有邪恶。果然,有人的地方才有邪恶的存在,但如果不是这“邪恶”的力量,想回到地球让整个地球全身而退的人也无法完成其任务。
每项发生,都有其用处和转折。有好有坏。
Murphy's law?
我想,这就是我会认为这戏的精彩原因吧?

已经看了这戏的李安嫌主角很丑。哈哈。不过确实,当“安海特维”走出来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这戏“美丽了许多”。我喜欢她,(也喜欢在戏里演她老豆的Michael Caine),她这戏虽然内心戏没Sandra 在gravity里的多,但她漂亮的大眼睛还是交足了功课。
不过,说完之前,我还是想说,虽然两部一样的精彩,但,故事我还是喜欢<Inception>. 它让我想很比较久。哈哈。

(有想过找回Christopher Nolan的旧作来看了!)

Friday, November 21, 2014

【(别人的)孕事】

话说.....
当我知道姐妹们嫁得好好的,(先不说细节的问题,谁没有了?)
我都会替他们开心。

(故事一)
那天见面,才知道她怀有四个月身孕。
我懊恼,早知道你怀孕,我就不约你吃韩国餐了.... 我说。
她一脸无所谓。
我问她身边有没有人可以询问有关妊娠的事?她说没有。
其实不要太多人给意见也是好的。不然你给了自己压力。

但我还是忍不住和她讨论了她若是当全职妈妈所面对的困境。而且,她又是一个人。
说着说着,还真发现,她原来还没有准备好。很多问题都没想过。
我忍不住为她担心,我所认识的她,都是一副天真什么事情都哈哈带过的。

没关系,
人家的老公已经在旁帮她想办法了。

(故事二)
他们一家四口打算移民了。
她放下工作,拿长假,带着两岁不到的女儿,和两个月不到的儿子,飞过去新西兰。但她烦恼着怎样空运母乳。

啊?原来H他已经过去了啦?我稍后才知道。

当然啦!她喊。如果H有在的话,这些东西,他会帮我处理的了,不需要我去烦。

啊。突然觉得她的笑容很甜。

——————————————

故事听多了,真的,越发现,从决定牵手的那一刻,到组织家庭。很多东西都不是一个人在想,或只是想一个人的事了。烦恼,不懂是乘二,还是除二。或立方二。
难怪他们有人说,我们这班人,不愿意长大。

我承认的。
我觉得,我越是知道的多,越是不敢了。真的。

那天po了抱着马宝宝的照片,香港的Uncle叫我莫临池羡鱼。
我想他误会了。我一点也不羡慕!!!

于是,我在面子书上,说出了我的心底话。
你知道吗?每知道一个朋友怀孕,我的担心没有减少过。从来没有。生了一个,我就喜悦一个。就是这样。因为,生养孩子,从来不是易事。

——————————————————————

从去年不断听见朋友/亲人的“孕事”,我就一直为她们祈福。到目前为止,还在期待着一位朋友明年新年前才诞下的宝宝。但今年内的,全部安全降落。我也抱过了。
母子/母女平安,这四个字看来简单,确实不容易。
在越听越多让我流泪的妊娠故事。我每次每次都祈求我怀孕中的朋友们平安。所以,每抱一个宝宝,对我来说,都是我最大最大的祝福。
加上越听越多朋友们产前产后的辛苦故事,我更加觉得,养儿育女不简单。有机会帮忙照顾宝宝,帮忙抱抱宝宝,或帮帮宝宝的妈咪,对我来说,是我最衷心的祝福。因为,我都很想对她们说:你们很棒!
当然,宝宝的爹(们),辛苦你们了,要努力挣奶粉钱啊!
我喜欢看着孩子,因为从宝宝的眼中,我总看见孩子一样的自己,容易满足的孩子,坚毅无比的孩子,那是我差点忘记的自己。
但同时,如果您有耐心读到这里,希望你明白我的弦外之音。越听越多,我更加懂当母亲不容易。真的不是儿嬉。还没有准备好,切莫说当人母、人妻。
真的,宝宝,借来玩就可以了。自己的?“不要开玩笑了”。

Tuesday, November 11, 2014

完美男孩和我的对话

我是在隔了很久的时间才重遇完美男孩。(注:完美男孩这花名是他自己给自己安的,和我无关)
在这之前,我在完美男孩和其他大男孩面前犹如大家姐,我们共同办过了一个很多人都说不大可能的全国性活动。共同进退。但,我和完美男孩就没有什么更深一步的互动。男孩他也不会跟我谈心事。

重遇完美男孩过后,他突然变了一个样,创业中,勤操锻炼的他据说有人鱼线,(well,我没有去验证)和六块腹肌(我也无福验证>,<),我只是看见他被锻炼后的脑袋。在经历了一场感情伤害,同时他也知道自己伤害过别人,所以,对于感情的事,他变得更加谨慎。

两顿饭的时间,我们变friend了很多。
爆笑的场合有,感动的也有,傻话也有。

然后不懂怎么我和他提起另一个伤我极深的男孩,那个曾指出一条可能去天堂的路但最后我却掉进了泥沼。但是,这么久了,我竟然没有恨意,还缅怀于他送过我的那束百合,和他漏夜给明天既要上辩论场的我找的那一罐咳嗽药水。这些细节,我竟然记得那么清楚,他言语上的伤害,短讯里的字字句句,我竟然忘记了。

“我倒现在还想,他转身就走的那一刻,到底是不是我的问题?”

肯定不是你的问题。至少,问题不在你这里。完美男孩诚恳的说。
“不是,可能是我说错了什么还是做错什么。”我追加一句。

于是他跟我分析原因,细节的东西我就不想记录了,但大意是:

女生会想很多,会在意很多可能根本都不成问题的细节。

比如说,是不是我穿错衣服?
问题是,该男可能连你穿什么都忘记了。

而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根本还来不及细读你的好和你的坏。

我用心的听男孩分析。
心里静静的动容。为何,隔了那么久,才让我听见这么让我释怀又中肯的安慰?
大概也因为,这事,我不曾对我弟弟以外的男生说,有跟MH提过,但淡淡的。用男生的观点,或者说从一个完美男孩的观点来给这事件解剖,我深信不疑。

当然,我已经没有恨,甚至连将他写成我下一部小说的丑角坏咖我也不想。I moved on。很久。只是,现在,才有勇气俯首,用另一个趴着或蹲着没有用很多脊椎骨力量的姿态,用另一个角度去看这个事情。

我不完美,真的,或许真的有所缺失,但,这真的不重要了。

谢谢你啊,完美男孩。

Thursday, November 6, 2014

走焦

2014年香港。旺角。花园街没有花。
也许有一天我终将在网络世界沉静下去。
也许有一天我如同你所在意的突然注重私隐。
也许有一天我学会了好好的将自己的感觉绣一个花边。
也许有一天现实世界的拥抱紧箍让我忘记了虚拟的亲吻和问好。
也许有一天小王子等到了他的玫瑰花开和永远不凋零 不需要玻璃罩的哪一天。

但,请你记得,这一刻,我喜欢你,我对你好。
总好过,化不开的怨恨或憎恨,
或永远的不留言,不相往来。

Thursday, October 16, 2014

得雪

也许老板一直在不断的训练我的批判精神。她从我得到data (be it biochemistry or molecular) 开始就不断不断的怀疑,求证。

被她这么“训练”坦白说我的玻璃心有点刮痕。
但,她每怀疑一次,我就将我的data鉴定一次,说服她,直到她满意为止。

不过确实有发生过错乱的时刻,当我的design of experiment没有办法做好,我只有一双手,在仪器欠缺的居銮拿sample,两用,我实在顾不了那么多。这事情一度引起老板的极度不满,而且,纵然我解释,她似乎不能接受,但又没办法帮我解决问题。

我们之间的刮痕是有的。一些事情已经没有办法晶莹剔透了。

直到今天,L用Bioinfo的数据来证明了我的数据无误。看见老板满意的眼神,我想哭。
终于沉冤得雪了。

不是因为别人的肯定我才能做自己,但,肯定的是,当一个好的科学家,需要别人的肯定。数据的肯定。


Monday, October 13, 2014

人生中的第一个半马

答应自己要给自己这个第一次好好的写一篇博文。

我终于完成了我今年给自己定下的其中一个目标,虽然有点不顾后果,但,之前我是有真切的练习的。

多少个周末早上(相比傍晚,我比较喜欢跑早上),纵然接下来有节目,但,我还是自律的,宁愿6点多起身,然后下跑道。初始的几公里往往都很难pick up。记得开始跑步,因为间中停搁太久,重新跑的时候,我连0.5公里也无法完成。当时,我非常沮丧,所以立志要持续不断的跑,就算周末有活动/节目间隔也不要超过两个星期。
所以,每一年,当烟霾来袭的时候,我几乎可以闷出一个鸟蛋来。(也许你会建议我买架运功机器,但,我就是喜欢跑户外。)

2011 到 2014年间,我也跑了好几次的10-12公里。为的就是能完成21公里的这一天。
因为我知道,和长跑的道理雷同,完成目标,不能太急,一定要渐进式的,让身理和心理准备好。
有些事情可以借着一股冲动的力量去完成。但长跑不是。

渐渐的,身体似乎练成一个习惯。正式上场的前一刻,我已经可以毫不间断的跑六公里了。(但,只限于国大那绵绵的跑道上)

正式上场之前,我是很紧张的。然后也想很多的,盘算自己如果可以冲一个10公里,最后的一半,如果能维持在 8min/km里,只要不超过9公里,就算走路,我也应该可以在3小时里头完成。

我是带着想太多的脑袋来跑这个半马的。我承认。

鸟瞰图说明当我抵达终点线的时候,多少人在我的前和后
 然而从起点出发的那一刻,我什么也没有想,就像是终于将重量放下去,很投入的那样的跑,不管别人的千姿百态,全世界只剩下我和我的身体沟通。
第一个water station我没有停,将自己推到6公里才停下来喝水。那个感觉,最棒的是,连续跑了几公里,抬头就看见KLCC。晨曦的KLCC,好美!于是,我总算维持在自己的水准里,7-8公里过后,才开始放慢,然而,10公里以后,我就开始走路了。纵然走路,我也让自己维持在8min/km的速度里面。

然后,天开始亮了。

状况出来大概在13- 16公里那一程,我的双手开始麻痹和水肿,肿的无法握拳。以前跑10公里的时候,我也是有水肿的情况出现。有一次,我因为空腹吃香蕉,结果,跑得我肚子绞痛。

我坚信,每次的跑步都会进步的,包括和身体沟通的这个部分。以前空腹跑,后来发现有些麦片下肚后,会比较有力量;以前3公里过后,小腿肌肉开始抽搐,后来发现有几个yoga post能够帮助我的肌肉“醒”起来,并且提醒“她”,让“她”在迎战的状态。这么的调整,真的能够让自己跨进一步的。

这一次,3分2的路程才出现这些状况,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进步。

这一次,又跟跑7km那时候出现的状况不一样了,我的右脚旧患在这些年被静坐和瑜伽调好了。脚是不痛的,但,想放弃的,是自己的心。
我跑过的路线,和第一个抵达终点线的人跟我的差距
是的。
15km过后我幸苦的用每一步倒数。我一直在想,怎么一直好像都是5公里那么长?5公里,我很想用平时训练的速度去cover,但,最力不从心的,也就是这一段。跑了,又走了;走了,又跑了。我的脚,完全不听我的意志力使唤,她就只是想走。

而,我之前听说的,跑者会有 Runners high,但,我还是没有体会到。或许出现过了,但,我没有察觉。High 不high 没关系,我开始胡思乱想。或许,这么说,当你跑得全世界只剩下你跟自己,(你越过别人别人越过你,这突然都已经不重要了),也许,就会开始和自己对话了。
我的第一面半马奖牌
 最后那几公里,我突然止不住的flash back,回想起当初的第一个跑步,那忐忑的第一步,是怎样的开始。我当初连什么是全马什么是半马我都不懂,只一股傻劲的跑。我身边有两组不同的人都有长跑的习惯,我跟君跑过一程,我也有跟Sam 姐妹跑过一程,但,跑到今天,那种bonding非常的强的,就是这几个。

他们都是我弟弟的同学。很要好的那种中学同学。
如今成了我长跑的伴。

还有一位是不曾跟我跑过的樱花蔡同学 :)
他们是马拉松常客,或者身边有相关经验人士,有的还很hard core。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不少。包括怎样跑得更好,怎样处理面对的问题。

不管有没有在我身边跑着,他们的功劳不能少!
和亲爱的小玲合照。我们彼此都有看不起,怀疑我们能不能完成的人
 其中,一起跑得最多的,就数我和她,小玲。我们雷同的地方是:我们都是很弱鸡的开始,我们都有怀疑我们会不会完成的人。但我们都有给自己定下来的运动目标,而且,都会完成这个目标。
我们一起进步。一起用了run keeper这个apps,一起远距离的鼓励。有一起回乡的日子,我们还约在speedy padang跑步。跑完后,去吃一个早餐。

这一次的半马,她的意志力比我更坚定,很早就已经想放弃的她,但她也坚持到冲线的那一步。过后我听见她的分享,很是感动。

跑步,再也不是一个人的运动了!
跑步再也不是一个人的运动
当初,因为球伴难找的关系,我选择了跑步成为我“一个人”也可以进行的运动。
说起来有点悲凉,但,它的开始确实如此。
只是没想到,当初,随便跑跑到最后能成为认真的事情。
到现在,我还设定了,每次10公里的目标,然后一年一次两次的半马,有了半马的目标,人才不会懈怠。

我甚至还想说,能不能,我在我的40岁来临之前,或,用全程的马拉松来迎接它?

我和我自己,真的,到最后,跑步,是我和我自己的约定了。

无论如何,我今年给自己设定的目标,已经完成了一个!
那种满足感,连做梦也会笑。

只是,过后的疼痛只有自己才懂。
当然,也很快的痊愈。

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半马,我微笑着完成。

Friday, October 3, 2014

收敛

收敛(一)

我的pattern是,你开到什么话题,我都略懂,就,略,懂一二。
话题开了,句子就没有一二的了。

对着一班新认识的球友,几个月下来,由于跟大伙儿晚餐的缘故,逐渐也就熟络了。
上回他们谈到旅行。
谈到他们有个前球友,跟现在的球友去旅行,大家说该人旅行达人,只是不大愿意跟女生去,嫌女生:烦,不耐走,问题多多,不tahan lasak.....

我有点按不住了,不是每个女生都如此的啦。

Cat在旁怂恿,说下次我跟她一起,找达人旅行,让达人改观。

我于是说:
告诉达人,我是很好的旅伴。

阿当一听见,反应快的切掉了我的话:“‘旅伴’还是‘伴侣’?”
他们笑翻场。我脸一红。

改天还是收敛些好。



收敛(二)

我的pattern是,你开到什么话题,我都略懂,就,略,懂一二。
话题开了,句子就没有一二的了。

昨晚大伙儿跟CK提早庆生,其中有一对是我没见过面的,搬进来之后也没见过的,阿豪和阿美。

阿豪很会开话题,但每次他开什么我接球一样接了。
他说在中国发生的笑话,我接下去说了。
他问为什么发生占钟(and中)事件,我解释了。
他说GST怎么来了,我也解释这6%的力度了。(刚好我其中一个球友是官员啊)
他说国家政局怎么怎么了,我也接下去说了。

他忍不住问:你是记者?

我脸一红,只是因为他们平均年龄都比我小个五岁,我吃盐虽然没有很多,但,肯定饭是比他们多吃了几口。

然后他又问,我的“报纸”还有什么是没有写的。
我说:除了时尚和娱乐,我不会时尚,我也没有当狗仔。
但当他们说谢和菲菲复合的事情,我竟然知道了。

他们忍不住鼓掌。
我脸更红了。

真的啦,我只是比他们多留意时事而已,无他。

不过,该天,我还是收敛些好。


Thursday, September 25, 2014

这些日子的变化

前往布拉格的火车上,千变万化的风景

我吃了一只死猫,躬着身好让人踩着我的背脊下台。但,这些日子,我消化了这一只死猫。
我几乎忘记自己曾经那么的天真,捧着一股傻劲。但,这些日子,我记得了我的梦想。
我一度没有办法完成一公里,一度没有耐力的路途。但,这些日子,我的脚瓜变硬了。
我以为我的故事已经死了,或许暂时无法写出新的故事,但,这些日子,我开始动笔了。

然而,
我希望自己能变得高EQ 高IQ还要白富美,依然天方夜谭。
我还是会为了小小的事情感动不能自己。只是都不哭了。
工作还是有卡着的部分,
而,那些属于我们的故事,那一页开始了吗?

Wednesday, September 17, 2014

查尔斯古桥上的背影/ 王筠婷



                那天下午,我即将要乘搭巴士离开布拉格了,对于这座美丽的古城我有一点的留恋。我特地起了一个大早,套好手套和外衣,想说顶着冬末的余寒,慢慢的穿过布拉格旧广场,然后越过这座横过多少世纪的Karluv Most (查尔斯古桥),慢慢走上布拉格古堡,好好地再看这城市一眼,再度饱览美景才回去洗刷然后办理退房。

                我缓缓的步行来到这座古桥的时候,大概是早上八点。冬天的天空湛蓝,甚至还瞥见忘记下班的月亮——这又和我昨天黄昏来看的光景不一样了。走到桥中央大大的太阳打了出来,此时的光线正是早上阳光最瑰异多变的时候,冬天的阳光斜射而下,金黄色的满泻在流动的河面上,光和影同时移动着。这迷幻的光景让我步伐越走越慢,近乎静止的欣赏,我索性不去追赶下一个预想好的行程,慢慢的,在这难得少人,贩卖艺术品的档口又还没有摆上桥面的时候,好好的欣赏这河,这河畔的屋子,还有桥上陈述多少历史故事的雕像。

                我就是在这样的时候遇见这位修女。

                她从反方向慢慢的走来,在一座雕像处停下来,然后转身面河,静默几秒,复又继续向前,慢慢走到另一座雕像,停下来,重复这个动作。

                我此刻相机挂胸前,原本只是欣赏迎面而来的她,一如一幅美景,便无其他。

                但当我们相遇的那一刹那,我被她身上一股宁静的磁场吸引了,我决定不往前走,有点距离的跟在她身后,想拍她优雅的侧脸,但同时又担心会冒犯。

                于是,我鼓起勇气走上前,用最简单的英文问:我可以拍照,然后扬了杨手上的相机。

                她婉拒。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手,然后指了指桥下的河。但她脸上的平和并没有因为我突兀的干扰而乱了道心,她只是给了我一个让我非常难忘的笑容,那种笑容里:有腼腆有坚决,有友善也有原谅。但更过更多的是平和和安稳。

                我点头,说了声对不起,然后站在一边,不再跟着她,看着她走向我来的方向,越过这桥。但我还是忍不住拍下了她的背影。刚好的斜阳将她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也许我不应该打扰,也许她正在进行某祈祷仪式,但,她那肃穆的背影让我看到了一份祈祷中的平和。她脸上的微笑,就是反映出内心的安稳,这个因为祈祷而生起的祥和。

                我远远的合十。

(刊于《慈悲》2014七月刊)

Monday, September 15, 2014

水静河飞

我是看港剧长大的,加上幼年时擅说粤语的表兄弟曾在我家住过一段时候,我们说粤语,跟邻近的小朋友玩也说粤语,在学校跟英校生朋友沟通也说粤语,混着英语。
但一些深邃的粤语用词,还是从港剧里学回来。

老弟曾点出我的文章里语法架构非常的粤语,我才细细体会当中的差异。
然后开始发现,当我和非马来西亚人用中文谈天的时候,偶尔他们会抓不到我的笑话,或者,听不明白,我才懂,我中文,被粤语染得厉害。

参0左。
而问题是,对香港人说这个字,他们也不太明白,因为“参”这个字,本来是福建话“cham”。粤语叫:捞乱0左。

只能抱歉的说,我是马来西亚长大的孩子,而,谈天时候,松懈的心情,我是很难,兼不想每个句子先在脑袋整理了才出口。
而事实上,即使整理好了,我也是会混杂着,参0左,捞乱了。

所以我的scientific writing,从来无法写得很好。

老板兼多年的导师拿着我的纸,对着诺基亚博士说:
She is an artist.
一个artist写着scientist写的东西,一个scientist学着artist的跳脱,我对研究所里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怪胎。

原本无所谓,只是,当老板以为我像个艺术家一样没有整理自己的数据,我有点介意了。
我念科学的,我懂每个数据,必须要可靠。
我只是需要时间想一想,当你要我掏出数据的时候。

我也可以了解为何我的导师(们)会读我的纸,读得抓狂的原因。
就,看我的题目,然后掰到这里,在往上看我的题目,就大概懂了。

(明天星期二,假期,今天许多人假期,整个办公室水静河飞。让我的理性也暂时松懈下。)

Tuesday, September 2, 2014

甘菊

坐在她对面的他,身处的世界到底跟她是多么的不一样?
他说他头一沾枕就睡,超过五分钟睡不着就算失眠了。
“你是大雄吗?”她微笑调侃,意喻头脑简单的他。他也不生气,还笑眯眯的问:再给你弄点什么喝好吗?
她赖在沙发上,“弄点能解咖啡的来喝吧?为了能撑起自己,一整天下来喝了不少,一到了晚上就睡不着了。”她厚颜的要求。然后,放心将一切交托的,头枕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他给她弄来一杯甘菊。这杯跟她惯喝的不一样,平时的就只有甘菊的味道,他这一杯,里头还有别的香味,到底是放了甘草还是柠檬草呢?

“谢谢。”他们的眼神相碰。装着甘菊的咖啡杯在他们中间。

一个从来不会说睡不着的人,和一个从来不说寂寞的人,终于因为一杯甘菊,解了咖啡因。


后记:这脑袋是怎么啦,当大脑发号施令的说暂定写作,没多久的那一刻灵感泉涌。
很久没有写极短篇了,今天就突然想玩一玩。无可否认也有点自己。那个爱喝甘菊宁神的自己,终于喝到了一杯不为宁神而来的甘菊。

Friday, August 29, 2014

今日天气

有时候看着风雨扑鼻
有时候短暂搔头弄姿的晨曦
有时候是云在跳舞
有时候太阳很不给面子
有时候风在脖子旁边折成一朵花
有时候明明很冷但你的笑容让我温暖了
有时候不设防的时候飓风突袭

很多的时候忘记带伞

更多的时候感恩连在衣服的那头套 (Or hood in English)

下雨的时候,遮遮就好
太阳的时候,也好挡挡
不想说话的时候,也可以

今日心情,只想祝福,不想说话。

Tuesday, August 26, 2014

高人

说实在我是被高人感动了,才会相信他所说的话。
我真的如同他所指导的那个样子:慎言,放轻松,将别人的好言记在心上,错了就要改。

说实在我是被卡得累了,不管是事业还是别的。
如果有任何小小的努力让我可以改变目前的状况一点,我乐意去尝试。

当然偶尔还是会想想,但最后还是相信的。
相信这样子下去就是对的了。
相信这样子下去就会遇见对的了。

见了高人回来已经一星期。特此为记。
接下来无论好坏。是为记。

Monday, August 25, 2014

大佬生日的那一天

(面子书上抄下。最近词穷。
我不是第一次素描大佬这个人了,坦白说,大佬,是真的能当一辈子的大佬,或好哥哥。但,就只是如此。
纯如一朵白色的花。)

他说:我十点多再打回给你。
我等到10:30,还以为他忘了,也没打算提醒,就只微笑。没想到他还真记得,打来了。而且,还是冒着被罚款的危险,只为了不让我们聊得太夜。他懂,我睡得早。
其实我不是任性的妹妹,他有没有再打来也不重要。我只想简单的跟他说声生日快乐。这一天,一通长途电话。每一年的习惯,没有面子书提醒,我依然记得的一个日子。
是不是每个女生身边都会有这样的一号人物?你们兄妹相称,你知道你们不可能在一起,你唤他的女友为:嫂子。你知道你们的友好,超过普通朋友,更甚兄弟。而且,你满足这样的状况。你不会越界。
而他,就是那么的照顾你,总说着你听得blur blur的大道理。而你甘之如饴。
够力。以后你的伴,最好别妒忌。因为,这样的善缘,将会是一辈子的事情。
说远了,我原本只是想祝某人生日快乐。
我们又千里共婵娟了。一年。
生日快乐。

Thursday, July 31, 2014

导师

自从毕业了之后,我的导师对我的语气也温柔了许多。

当然,她还是有念我的,只是语调从:
Yunteng you are now a PhD student, you should know what to think ....
换成
Yunteng you are now a post doc, you should know what you think...

而我也逐渐变成“可以跟她讨论”,而不是只是挨打的份儿。

然后我开始了解她对我的要求,比“很高”还要再“高”一点。当然,我不否认自己也有做出stupid mistakes的时候,好比说spelling error。

她对文字的要求,非常的细致。比如说:"rather" 这个字能不能出现在 science manuscript里 ?
In science, there is only "yes" or "no".
所以我开始懂我这个被她看成是“the only artist we have in lab”的所谓艺术家跟她的思想冲击在那里了。

当然,我还要随时面对这些状况,比如:
翻出1995年某人的某journal 给她读。
告诉她differentiation 在英文和科学用词的分别。
"LSD"到底在统计学里重要或不。
“a” 和 “the” 的分别。

答案必须另她点头,才过关。

我虽然不是毕业自国外,但我是这么被一路训练多来的。
我虽然不是一个完美的学生,但这些跌跌撞撞的过程,除了脸上的包包,还有脑袋里的。

这就是我的导师。

Wednesday, July 30, 2014

有关C大调女生

这标签:练习长篇 是为了这个故事《C大调女生》而开。这小说几乎跟博士班同期开跑,原本要自己一个月写一篇,但还是不乏搁置荒废的日子,或者放下她写别的小说的日子。
有些日子,几乎觉得自己是无法完成。还好遇见了大树出版社愿意出版,如今这长篇小说终于完成,也被弄得美美的出街了。

谢谢所有成就的因缘。有指导过我的钢琴老师和小提琴老师,有点老猫影子训练着我的大姐,不时让我回味德修女中时光的朋友们,那些让我终于捏成故事里:“坏人”和“梓枫”的男孩儿们,无论是成熟的还是幼稚的还是耍帅的男孩儿们,甚至后来接受我问卷式发问的,容我作出任何有关本地大学念音乐系的提问,在新国教钢琴的JS。不然,我还真无法完成这几万字。


虽然,那故事是在脑海里的。从下笔的那一刻起。
我想要林西面对生命里许多不同的人生体会: 朋友背叛,朋友给她的难题,朋友给她的秘密,到自己发现无法掌控的感情(友情)和死亡,第一个牵她手的不是陪她走到最后的那个,而默默守候她的人她却差点让走丢了。这一切一切,她都用在音乐里的学习,慢慢的应对。
结果当然是好的,就是最后一张插图,将我想象中的美好,呈现。
虽然,阿Ben很明显的就是将林西画美了,她就是一个简单,不美,平凡的女生。

昨天蔡老师特地前来支持,然后ZY姐指着我说:她都不懂是不是在写着自己的故事。
我吃吃的笑,嗯,美好的部分都是我存在过的部分,不管是朋友的经历还是自己。而,我也曾面对过亲友死亡,被利用背叛,也目睹学妹未婚先孕结果连书也读不成,当然,也曾经跟好友同时对同一个男生有好感.....如果要在故事字行间画个影子,那我也认了吧。

写这故事初期,我有冀望过在部落格连载的时候加个音乐,做个“有声书”,其中,我用了大量的古典乐(我有私心,全部都是我喜欢的曲目),如:Canon in D、《快乐颂》、《月光曲》等等,但也有凭空想象的曲目如:《秘密》 、《再见》 和林西在“失恋”时自创出来的曲子,我都很想创一段音乐。
可惜一个人能做的东西不多,将假手于人,反而拼出更璀璨的火花。
不过要是你现在问我想些什么?

我是想将之拍成电影/电视剧。

呵呵。



最后一章: “你终于在我面前弹琴给我听了。上一次是什么时的事?”

Thursday, July 24, 2014

平稳在一条水平线上

最近看见那些画面,尤其是当空难遗体送回荷兰,一句: 回家了。让我泪奔。
最近心情如坐过山车,好不容易将心理建设在一个放弃的点上,她给你希望了。好不容易相信希望相信自己,她叫你放弃吧。

但,开心的事情,它来得太开心。
我现在才知道,我将一部分,好大部分的自己,潜匿在《C大调女生》里,看见最后一张插画,描述林西和梓枫终于解开心结的那一幅漫画。我感动不已。

太动荡了吗?
唯有把自己平稳在一个水平线上,不让对耳水不太好。

Sunday, July 20, 2014

一个李八号

曾做过几次“结婚”的梦。新娘是我但新郎永远不知道是谁。也许是我潜意识里知道自己会想很多,所以,我就是不要自己去看见去猜测。
但,我前天确实梦见自己嫁给李八号。

八号这个花名不是我安的,只是现在已经不多人叫他这个名字。八号这个名字是在一个禅修营里“红”的。原因他是问题少男一个,所以师父就爱唤他出来回答问题还是背诵法句经。八号是他的号码。说得有点远,我想表达的是,不难看出八号曾经是个很多烦恼和问题的少年。他是一个很善良的男子。我们很要好,但,我是非常清楚他的性格,我是喜欢他,但不可能如梦里般结婚,他不可能会娶我。

所以梦里的我还是很理智的。“他搞什么鬼?被逼结婚的吗?”
看!就连梦里都不相信。

但梦里的新郎八号还是笑脸盈盈,好像捡到宝这样。

隔天,我还真跟这个好多年不曾联络的李八号真的通了好多封短讯。期间,他一贯的酸我,我在对谈中说了自己也会心虚的话时,会说:李八号,你不准偷笑!因为我知道他一定会又吐又笑。

我依然不告诉他我昨天梦见自己嫁给他。不然他一定会换号码block 我,从此不相往来。
看!我真的清楚他pattern的!
但,这么多年没见,从他谈吐中,他确实成熟多了。跟他的对话我听出来。他不再是那个维特上身的少年。与他谈天,我很愉悦。

身边出现过许多幼稚的男孩啊。与其走下去相互伤害,会不会,我离开比较好?等你成熟长大,等我沉稳宁静,也许我们就能聊天了。也许,只需要一眨眼,我们就会长大。

Friday, July 18, 2014

我和我的小倔强

今天完全无心工作,待会儿应该会收拾我的办公桌和久叠的文件。

7月很美丽,如果拿走这极度悲痛。

相比MH17机上两百多条珍贵的人命,有些甚至还来不及长大,我的悲痛算不了什么。当日370事件的伤感重袭,但这回儿我稳住了自己。网络上,包括我自己,都成熟了。

是什么样的悲痛换回来的,我的成熟?

——————————————————————————

车子的事情,来来回回的折腾和心惊胆跳,换了一个倔强的自己,或许发生得更早一点,
我承认我很倔强。

刚才S说:他其实很惊讶我会去租了一辆车,在我还等待着阿福仔被修好的当儿。
其实我愿意载你,那天我因为忙帮不到你,我也很不好意思。他继续地说。

我知道,我身边的朋友都很爱我。愿意帮我。不是他的问题,我很想说。
本来我就是一个倔强的人,这点肯定遗传自我母亲,或外婆。

一个要求,我说了一遍,最多两遍(担心之前那遍你没听见),我就不再说了,会自己想办法。
一个男生,如果我有了好感,我乐意制造机会,但,不会超过两遍。(第一遍我担心线条大大的你没有发现),但,我不会再约第三遍。
我靠近你,我求助于你,其实在我心里已经问过自己几遍,这样子好吗?对你对我好吗?

除了实验,我可以不断,不断,不断的,失败了检讨再重试,如此延绵,但一些东西,我不会重复自己。
最残忍的时候,会不会是等你一天发现我已经远走,那步伐不再跟你身边,不想去陪伴你的喜怒哀乐的时候?但请相信,这也是我给自己的温柔。
虽然有些人,我就是无法离弃,not yet.

不关你的事,只是我偶尔的小倔强,会让我不回头。

————————————————————————————

但相比无辜被牺牲掉的性命,这些求不得苦的难过,算得了什么?
无法回来的亲人,比无法回头的人,更值得缅怀。

Wednesday, July 16, 2014

漂亮

昨天在单眼佬凉茶店巧遇杰思。没穿制服的杰思,身边有男伴的杰思。
她离开后我38的whatsapp问她那人是她男友?

后来在火车上她才回答说我是第一个见她男友的人。然后她说男友称说我漂亮。
“他都未曾说过我漂亮呢!”然后加了冒汗的emoji。
 “Go and screw his ears!” 我短讯内外都大笑。

谢谢她的“手势 ”,我说。“是你让我变漂亮的”。而我当时就是看中她这个素颜却专业细心的女生才选定她当我长期的美容师,后来成了朋友。

后来我静静感慨。
哪个女生不想自己中意的人看见自己的漂亮呢?
我也难免落俗。

(这也算是7月美丽的事情其中之一吧?)

Thursday, July 10, 2014

美丽7月天(之一)

三月历经最彷徨和难过,四月在台湾疗伤,五月我的月份,六月逐渐苏醒。
所以七月补偿式的历经着许多美好。

所以我希望这是之一。
美好陆续有致。

从一开始,能顺利的安排到这个月份所有的事情。
所以用稳健的步伐走着,一路上听见许多好消息
1)她被某大学硕士课程录取了,我和她男友一样,都知道她需要这样的“休息”。
2)他的部落格入围最佳摄影部落格,然后听说他和他们即将出书。
3)关注的他,小弟一样,近期开朗了许多。
4)朋友们的孩子,很。可。爱; 妊娠中的,顺利。我准备着孩子们的礼物,非常的开心。
5)他递上辞呈。这个或许在一些人眼中不算好事,但我觉得只要他不受委屈,就很好了。

然后昨晚,看见美丽善良的她在面子书上分享她静坐出关后的法喜。然后听说她丈夫和她家人,都陪伴静坐。
我微笑,我 知道她一定能跨过去。

然后,听见小慈决定下来出家的日子。虽然这个有种“迟早都会知道”的平常心。但我写下Sadhu Sadhu Sadhu 三个字的时候,是充满了正面力量和法喜的。

我一直都在微笑。

只要我爱的人,我关注的人,都过得很好。
我就微笑。

Thursday, July 3, 2014

谁当是玩游戏

某男住阿美利加,本来两国就存有相当大的时差,他“出现”的时间多在我工作半途,或夜深前吃饭休息等私人休息时间。偶尔开的话题会很沉重,需要我去思考分析好整以暇回答的那种。偶尔忙起来,真的将其讯搁一边。
对不起。我们有时差。

又某男致力和我联络感情沟通,我礼貌配合,只惜他在聊天室找我的时间多是11点晚上过后。奇怪我们两个国家之间本来就没有时差啊?一开始我奉陪,后来顶不住了,礼貌的说谢谢然后下线,恰好那段时间人也不太舒服,嗜睡。
对不起。我们没有时差,只是时间作息有差。

突然想起陈慧琳某歌歌词,也是黄伟文作品。

誰當是玩遊戲 為你花過力氣
很可惜 最多似 好知己
我試過 在暗中 配合你


(其它的歌词,你们唱下去,我点到即止。) 

Tuesday, July 1, 2014

字,几行。

1)最近做实验都有一个祝福的习惯。好比说:将PCR tube load进machine 前,real time PCR machine 按下On 之前,我都会给我的sample一个祝福。仪式诚如加冕或灌顶。要乖乖哦。我心里想。
其实,更多的祝福,给自己才是真。

2)我对着镜子独自懊恼。改天还是别让KW以外的发型师碰我的头了,那天心血来潮跑去修剪,那人不懂我头发的脾气,下手重了,结果现在头发不罢休,都翘了起来。
叫我自然卷。虽然我希望她能卷得漂亮点。

3)面子书上总有很多“撩交嗌”的朋友。搞得我最近都不太愿意在哪儿投入真感觉,只能疯疯癫癫的过活。这样未必好。
还好有部落格这个空间。撑住我,让我短暂停留,作完一场美梦(抄一抄绮贞姐姐的歌词)。

Friday, June 27, 2014

记得这一点温暖

必须飞快的纪录下这一刻。
她说当年我在她低谷的时候给她隔空弹琴,让她很感动,而这个故事竟然也感动了别人。
谢谢你。我说。谢谢你让我知道这么小小的一个举动,是很有意义的事。
然后,自己的眼睛也红红了。

必须记得这一点温暖,或许有一天,就连我自己也开始放弃自己的时候,还会有遥遥的这一点星光,拥抱着,温暖着我冰冷的胸口。

Wednesday, June 25, 2014

写给你(还包括自己)



很轻易的,似乎,很轻易的,我们说着说着,就哭了。

那一刻的亲密,正当我们都明白对方的苦痛。

我们是不是也曾哭着求饶,哭着认输,虽然看起来,我们才是被逼近墙角的那一个。 而,正对面我们的,是我们非常非常亲爱的人。
那种纠结更甚了。我们原本可以选择大喊然后逃离的啊?
不过不能啊。所以,我们还是要面对着。即使流着眼泪,也需要面对。

我们啊,并非听不进身边的大道理,或者无法承担哪些要求。我们只不过想依据自己的能力和速度,去行动。因为我们懂,这样的速度,才能让视角有限的我们,看见漂亮的风景。

(此文用了大量的我们。诚如我给你的拥抱一样,因为想让你知道,你不是一个人。)

Friday, June 20, 2014

你不孤独

Kemasik, Terrenganu. 
在这个时间写博好像很不对。但一些话不说出来,一些字不写出来,像阿尔尼诺注入的热气,不冒汗会生病那样。

研究
终于完成了其中一项obligation,上台呈现我的报告。
我也讶异于自己的冷静,尤其是面对排山倒海的提问。答辩一样。提问的人不是老师,而是industry members,他们关心的问题永远在我们的实验室之外,所以,我必须虚心学习。

结束后的茶点,我还来不及抓karipap来吃,旦旦和另外两个友人(三人在不同的公司)跟我谈天,少有的,我们谈科学。旦旦在我耳边报说她同事也在积极的研究跟我研究的同一个家庭的基因。我冷静的回答,我很期待读她的paper,身为一个科学研究员, 我很期待我跟她出不同的paper来增加这个(或组)基因的讨论性,减少资源的浪费。

说这段话的时候,我是很诚恳的。
还是我单纯的可以?

我不是一个人而已。

人生

我不是一个人而已。
那天上床给自己盖好被窝突然感慨,
也许这辈子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
大概是看了Fringe,(我直接跳到season 4来看),女主角欧莉芙在这个世界一直都是一个人的行动,她每个晚上被有图人士弄晕从颈髓下毒也不知。直到有一天她终于约会的时候,因为爽了对方的约才发现 。

我也许因为这样而开始想,
“拜托,这辈子要是你也这样的一个人,”我警告我自己“你也要有很好的朋友常常跟家人联系”。
脑髓我是没有什么给人抽的,
只是不想这样的,一个人将问题或所有的好坏,
都一个人的带上床。

虽然写的多了。

写作

虽然写的多了。
最近赶场似的,疾笔(或手指)的都是别人的故事。
刚刚完成了一万字,马不停蹄的开始了十万的十分之一,还有心女给我的故事,希望我替她写出来。
开始走的无力了,脑袋像无法蠕动却挤满东西的肠。
我决定走出来。
十万字的小说,单靠我的想象是无法写完的,我决定北上去做一个实地考察。
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即将完成的路,但前面有人愿意帮助。

都说了。我不是一个人的。

你不是一个人的走。
你不孤独。

Thursday, June 5, 2014

暂停驻留

宜兰车站外的几米公园

S讨到研究所的永久“居留权”,升官发财是预见的事情。才想到我未曾努力渴求任何可能,逐渐推我离开研究所的因缘。
M即将到德国继续研究,我身边第一个也是唯一那个将touring labs around the world 放在行动上永远要当博后的朋友。
她说她打算辞去让她又爱又恨的职业,暂停,然后报名了某名大学的硕士课程。
她终于结束了飘泊的心情,结婚,生子。短短的一年里面。

我身边的朋友最近都很上进。

我才发现,我站在这车站,却又不懂自己在等着什么车。

Wednesday, May 28, 2014

赤子

上星期六跟新山二十多位小朋友分享了科学家这职业。准备了好多想说的,但由于年龄层稍参差,所以,很快就开始了玩游戏的环节。解说少了,我还有很多故事来不及说。
真的要谢谢屋友凯葳教我折了一个会回转的飞机,我才可以让这游戏实验变得丰富。
没有经验,若有下一次,若再对同一批的小朋友,我想,我应该更懂得收放时候。应该能有更多更棒的交流。

但纵然如此,我却因为他们充实了自己。

我看见他们眼中闪着光芒,简单的游戏,他们玩得开心。
一方面,有些孩子是缺乏游戏的孩子,但另一方面,他们的小脑袋开始思考了。
我没有告诉他们全部原理,目的希望他们会在家通过这游戏再好好思考,或者日后读哪一个科学原理会突然贯穿,甚至指导折纸飞机的时候,当他们要求我帮忙,我宁愿花多一点时间,折一边,让他们完成另一边,为的就是希望能告诉他们,这就是我平时做的事情:老师和前辈指导的只是一半,另一半要靠自己完成。这样比较符合科学精神。

放飞的时候,他们雀跃。简单的小实验,他们眼里还是闪着亮光,大概也只要站在他们对面的我才被我看见让我感动。

下午露露问我:你已经决定了走科研的路?
我马上想起那些亮光。他们点燃了我心里的火,暖着我的梦想。

孩子的心,总会反映些什么,有时候 像你蓦然转头发现的一片镜子,让你一些原来的样子,清清楚楚。
所以,我喜欢跟小朋友交流。尤其做了人家姑姑后,现在更加要成为朋友孩子们的Ee Ee,他们指导着我,如何做一个更好的长辈。

与其简单的陪伴,更多的是一种互相充实的对望。
谢谢你,孩子们。是你让我当个更好的科研人员。让我思考怎么教好自己,也倾囊于你。

回顾345 (五月即将远走)

那天蓦然发现2月维也纳回来的报告还没有写,慢慢仔细的想,这些日子我是怎么过的。

3月,飞机不见,自己也一头撞了进去。当了义工翻译员(请不要再问我有没有钱拿了,都说了,这是义工),但也后来被周小姐伤了一顿(纵然伤痛已经淡忘)。

4月,跟研究所的合约暂停一个月,去了台湾,几乎没有把储蓄花完才回来。但,这种慢旅行的方式,让我认识了一个国家,还有自己。
第三次一个人旅行,都用上不一样的心态,这一次,因为有朋友,所以,那种突然入侵的“我现在一个人”的感觉没有那么强烈,甚至,伦伦小朋友一直记挂我有没有回家几时回家让我人在异乡却有一种被呵护的感觉。心都溶化了。
在花莲,民宿老板娘问我为什么不要找旅伴?我说大概没有遇见,而且我的时间和地点和旅行方式也任性了一点。她说:你要找就找我这种旅伴,我什么也没有意见。我苦笑。我正正就是不喜欢这种旅伴,我喜欢有一点意见也可以让我有一点意见,可以很独立可以一起走,可以在旅途的各安排中协调分担,可以包容我疯在一个地方局部摄影,也可以自行分开旅行。
然后再苦笑,生活的伴也是如此的,是吗?


5月,微笑迎接 ,然而发生很多很多的事情,有人离开,有人失去理性,有人杀人,有人被杀。
生日的那一天,我静静的一个人看日出。印证了,第一道光芒出现之前,最黑暗。
那个海滩剩我和我自己对话,还有爬过的蟹。

然而生活还是美好的。我相信。
只是一个人过得变本加厉。
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看日出,一个人唱K,一个人跑到山上自己对话。

一切都很美丽,但还可以再美好一些。

345,看似轻舟划过,却泛起很多涟漪。本来我还可以写更多,但就只有这些。本来很忙,但却有很多断片似的空白。本来思路很紊乱,却学到了不少。本来一个人一步一步的走,原来身边有许多人。

但是,囤积了三个月的文,就是写不出来了。


Wednesday, May 21, 2014

又跨了一岁

今天,特地起了一个大早,静静的一个人走到海边看日出,等待日出的那些时间,跟自己安静的对话。
过后,电话就没有静过。谢谢大家的祝福(鞠躬)
午后,有一位帅哥请我喝咖啡,还拉花噢~
真的是惊喜连连。过后就收到了背包Ringo,新玩具和来自台湾的卡片。
然后小帅和侄女给我许多笑场。侄女叫我坐着给我素描,把我画得又瘦又美。
一切都好,除了我无法load照片和回复大家的comment以外。(之前都靠wifi)
今天,将一切的喜悦回逈给大家。
第一个愿望:希望家人平安健康,妈妈长命百岁
第二个愿望:希望今年身边的马宝宝或马尾宝宝,平安健康
第三个:嘘~不告诉你。
今年生日终于不哭了。
(谢谢大家~鞠躬)

Thursday, May 8, 2014

爱上35mm的距离

记得妙莹姐说过,这个镜头,长期在她机身了。
我以前不明白的,但现在,去年乘花红拥有了一个AF-S Nikor 35mm 1:1.8G, (1.8的光圈)镜头后,慢慢的用了大半年跟它培养感情。我简直爱上它了。
 妙莹姐也说过:(大意)用了这个镜头以后,让我马上可以知道,什么能拍到什么不能。
我渐渐也就懂她的意思了,因为你必须“zoom with your legs”的关系,经验累计下来,马上可以知道自己要“站多远”,能站多远。
我唯一担心的是远景拍不好,但我是过虑的,拍远景的技巧在于缩小的光圈还有掌握的光线,跟距离没有很大的关系。
而这一次在台湾,我全程用这镜头,除了拍神木,(因为我没有办法“躺在地上拍”),所以即时换了kit lens,不管怎样的景色,我都用35mm。而用35mm的好处是,调好了光圈,快门和ISO以后,我几乎可以将当“傻瓜相机”来用!
现在,慢慢用这零碎的时间整理照片,才发现,拍出来的照片,失败的越来越少。

于是,我爱上了35mm的距离。

Wednesday, May 7, 2014

耐得住孤寂

这两个月我想说的很多,但实际上变成文字的很少。力量都泻掉了。

而今天,我的实验失败了以后,在提起另一股作气来troubleshoot 之前,闷闷的,突然想起这里,然后发现公司又没有block blogspot了。才发现,这里杂草一砣。
慢慢地,慢慢地,追回朋友们的文。

读到露露写给她anata的,结婚周年庆的那一篇。我嘴角微笑,是的,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何那天明明就是到了101但我就是不愿意登上台湾101的观景台了。除了贵(500台币哦),还有就是,原来脑海潜着露露的这个故事。原来,原来。

我不是不能耐寂寞。一个人旅行了三次,最语言不通不想说话坐好一个位子就不能换没有人看包包冲着上厕所上火车时绊倒没有人援助 ....我都处理了。没有人分享美景,我就照下来或变成明信片上的文字。我绝对能够耐得住寂寞。
但,一些地方,我就是不想一个人去。就索性不去了。

从事研究也是很寂寞的一件事,一个人从purchase到analysis,慢慢的处理,成功失败只能printscreen当下的心情。开心不开心,也只有自己先尝。这些年下来,我都耐住这寂寞了,任何问题我都一一处理了。何必在这节骨眼上泄气呢?

我不是超女,只是一个稍微能耐得住寂寞和等待的平凡人。
这些特质,让我渡过人生的每一刻,都很重要。


Friday, March 7, 2014

原来我在乎的

国家大事超越了自己的二三事。
原本想诉诉自己,却忍不住跟大家一起洗板,谈司法的不公。

我其实想说。

有时候我会觉得不平衡,
为何老板兼恩师对我会特别的苛刻?
狠狠的在众人面前骂我弹我,
我原本逆来顺受,
但最近开始小反弹,
会抗议,驳嘴,大概霍出去,一副“不想干了的”样子。
因为,尊重和珍惜是双向的,
我爱你,但当我觉得你是不爱我的时候,我会离开。
我 这算任性吗?
我也不懂。
说回来,
我老板何以用她一贯的方式诠释我,对待我。
直到今天她说,原以为她在会议再狠狠的踩,
她却说起我viva的时候,呈现会注重论点,整理得很好,而且对于technical questions的提问也对答如流。
我差点想哭。
我不是要人哄。
只是,
原来,我越是在乎的,越显得没有自信。
越是不想面对,
你,其实,爱,还是不爱我。

Sunday, March 2, 2014

继续艳遇。

(继续。艳遇)

Yes? 我回头一看,顺声回答。对方是个年轻小弟弟,大眼睛,不像是当地人,除了英文的腔调非常美式,也包括黑色的头发。但,小帅哥一枚。

Can u help me to look at that, mayb with ur camera?

他遥指前方,我想他找错人了,我只是用kit lens,zoom不远的。但我乐意应酬。谁叫人家是帅?
Where?
Did u see the flag there? Behind that, i see like many man-liked stones standing.
我肉眼看是树啦。但他的想象力丰富。不过,谁叫他帅?我帮他zoom到尽头,但,将相机递给他的时候,我还是没有松懈戒心的,将带子牵在手腕上。
虽然他帅。

他还是看不出什么来。
我拿出地图,找出他所说的位子,如果判断没错的话,那是犹太墓园。

大概是墓园里的树吧。不过你的想象力很丰富啊。我说。

然后我们分道扬镳。

where are you from?
Mexico

where are you from?
Malaysia

嗯。完毕。
没了。
是啊,真的没了。
嘿嘿。

Monday, February 24, 2014

噢!艳遇!

(不敢写在面子书上的,有些朋友就爱口不择言)
单身女子旅行,很多人说很容易遇上艳遇,包括我自己也或许会这么想。

但事实一点浪漫也没有。

长途飞机或火车,要不身边是女生要不就空着。好像郑秀文在《我要嫁个有钱人》那样:哇!识他第一天就睡他隔壁~那种错觉浪漫。没有。

研讨会是认识了一些人,but it is just casual...
路上遇见许多很帅的angmo, but it is also just casual...不能带回家的那种。

也许我的视线只锁在reflective lens里,只用单眼跟景色交流,美男子有留意到我我可能也一笑而过。

偶尔有某男子用恳却的眼光,我微笑,就没有下文了。

'Halo, u look like someone i know...'这样的pick up line真的只有电影才有。

真的没有!

........

好啦,有一个。我爬到prague old castle顶峰,回头被山下的景色因为晨曦的照耀金光闪闪的,为此惊叹不已。

Can i ask u something?
Yes? 帅哥出现。

(要登机了,下回分晓!)

(继续)



Saturday, February 15, 2014

霎时感觉

除了想买靴来穿的冲动,我也有想假扮音乐家或艺术家的感觉。
Uniqlo围巾,背着圆筒让自己错觉里头装画轴或什么乐器,不规律的卷发,有点流浪的模样。
一点都不像是来参加科学研讨的专业。

李安说我本来像个文科生。
想想,也对,除了小小的知识,我还是扮(不修边幅)的艺术家比较像。

什么事情都会有第一次

1)第一次在国外用wifi来上网打文。手边还有free flow的咖啡。
2)离开了才知道马来西亚的网络有多烂!
3)第一次想试看穿靴,不过我想如果买一双回家应该就永远躺在架子上。
4)第一次出游那么远,我是说,一个人。自己照顾自己。
5)第一次相机中安检。德国。呵呵。说random check for explosive material. 真幸运。
6)第一次,觉得庆幸身边有苹果。
7)第一次不想在面子书贴文。消失。当stalker.
8)飞机上看了两套想看很久的戏。<captain philip> and <about time>
好了,我要继续我的村上春树。不做低头族。

Tuesday, January 21, 2014

死尸post

(有些事情我选择在FB写,有些,在这里)

(这里,总不能让结网)

瑜伽老师那天知道我们没有人在生理期间,于是“折磨”我们。
连最后一块没有被操到的脑袋肌肉,因为要思考老师给我们体位转换的用意,都用上了。

最后我们全部死尸一样。瘫在那里。
老师说,这个体式是全世界的学生都喜欢的——Swasana. (不懂有spell错没有),英文叫corpse post。死尸体式。

我问老师,是不是也是一种练习?我们死的那一天,都要学习放下放松身体每一块肌肉。

老师微笑。(离粘花微笑有一段距离,但心情雷同)


于是我天天练习死亡。

Friday, January 10, 2014

当机

理想是今天完成所有的访谈稿,却在这个关键时刻脑袋当了机。

于是晃来这里。勉强是没有办法的。也没有办法勉强。可能等下就去做一些手工。可能脑袋的细胞会复活也说不定。在那之前晃来这里,反正最近真的真的少写了。写别人的文字多,自己的,变成薄弱。可是最近发生很多事情,淡淡的生活中却发生了很多事情。如果说心打开的样子,我慢慢看见它的过程。说柔软,其实也不,但比以前少了一份倔强。拉得太紧会出问题的。那天瑜伽老师要我们做跪趴伸展的动作,拉着我的腰肌,说我头一直侧向右边,左边腰间一块肌肉是紧的,要我多留意,然后拼命的压着我的腰调整。我想我的左边也当机了,是不是我的习惯用右脑思考的缘故?但,看情形,我的左右脑现在同步当机了。

“你在做什么?”进家门的JH问。
没有。我在想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