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6, 2016

倒数:五

同事,一位马来大叔sampling惯用的帽子不见了,我早上看见有,便买了一顶给他。
他说给回我钱,我说是hadiah perpisahan.
他回了一个ok和一个哭脸。

一位平时沉默认真工作的大叔,会以一个哭脸回复,我受宠若惊。

芮问我在这里做了多少年了?我捏指算,才发现我的手指不够算。

不过,我没亏欠什么的。

- 我代表公司去了两次的国外论坛。
- 我写了两张纸(虽然发表的只有一张,另一张诸多波折)
- 我尽心尽力,完成手上所赋予的任务。
- 我愿意帮忙同事
- 我会平衡我的时间,虽然早期的时候我办活动办得疯狂。
- 我比我的supervisor还迟离开,送她走了,我自己才收拾包袱。

然而,还真的跟戏里看见的不一样,打包走,哪里是一个装了4ream的A4纸的纸盒可以带走的?
回忆,都装不完了。

倒数:六

Why is she leaving? She didnt even want to wait for another month? 他问。
两个姐姐帮我回答:
1)She has plan, just let her go.
2)This is pride. When comes to situation like this, pride leads.

两个人的回答,是多个月和她们倾诉讨论的结果。她们懂。

我微笑说,他不懂,我去年开始找工,多个月前已经准备着我的farewell gift,信两个月前打好(还真没有很难写的一封信。真的)

尊严,一个字,之所以trigger的那一点,就是3月发生的那件事吧。让我不回头的,走的坚决。

Monday, October 3, 2016

我敢:到云顶看奶茶

(上山时候的花絮)
结果我们包车上山,车的颜色黄色。司机是个开了10年德士的前海军大叔(他用粤语歪歪的说我不懂他是“海军”还是“海关”)。这位马来大叔来自金宝。“ngo kam pou lei." 大叔说。
"大叔你会说中文哦?”他歪歪的唱:我爱着你呀我爱着你丫。”大叔他应该是开惯船,摆动steering的时候身体好像在跳舞那样跟着摆。
到底还是平安上山。同车的另外两位uncle aunty和我们目标有异。暗爽的是当安娣问:你们可以进“堵肠”了没有。
我和心怡拼命的笑。
“赢多点啊安娣。”温柔的心怡她说。

(当晚的刘若英)
今晚,我很刘若英。
刘若英对某方面的我来说,从15岁开始,(那年也是她出道),是我成长指标--- 除了狠狠谈一场恋爱那个部分。我总有个感觉,看着她,就对了。
所以我一个人旅行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唱K也不觉得怪。当我觉得我会一辈子孤单,或当爱在靠近,我都会想起刘若英。诚如她说,有人说她是怪人,她说那喜欢她的都是怪人。我承认我是。所以怪人会理解怪人吧?到现在她结婚生子,我读她的文字,她的那种幸福,也是我的指标。

同事问我为什么喜欢看她演唱会。我说她应该不止唱歌那么简单。

果然她唱了很多歌,甚至是别人的歌(你快乐所以我快乐、小情歌、天黑黑、离开地球表面),我喜欢的歌等待的歌她都唱了。她说了很多话,至少比王菲多很多。她说了很多自己的故事,甚至串场短片(我很喜欢多个女孩绑马尾的那个短片)都精心设计。即使是嘉宾光良,那双鞋子就够他俩玩很久。直到刘若英都忍不住呛他:喂你是王子耶怎么可以这样(癫)?光良乱甩他鞋子的时候,还有当常忘词的他,张开双手吹走提字机的时候,我和心怡已经笑到不行了。(坐隔壁隔壁的男生一直看着我们。哈哈)

其实有两个点听着她唱歌我眼泪快掉下来了,唯有仰头不让掉下。

让我想哭的点:
(一)当刘若英问我们还记不记得第一次离家,躲在被窝里,当父母问你好不好的时候,你扬声说好!(我的泪马上掉下)
(二)当她说到她当初非常忐忑,不知所措,还好有很多很多好朋友支持。我是想到我自己,我快要失业了。虽然已经开始找工,我甚至不肯定,马来西亚栽培的我,可以站在世界里头吗? 突然就被刘若英戳到了。 就觉得自己很缺自信很不知所措的那部分出来了。

听着听着,顿时被疗愈了。
如今,她就是我“熟女”的指标。
好了,王菲看过了,刘若英看过了,我现在等陈绮贞。


沙利 (现在写就不担心剧透了)

最近有幸进了一个讨论电影的圈子,里头懂看戏的人很多。如果不是里头有人提醒,我真的会错过这部戏。知道这部电影开拍就很想看了,除了因为Tom Hanks主演这救了155(包括他自己)的飞机师(—如果要我在这个世界上选一个发福的大叔来喜欢,我只选择Tom Hanks—。科科),另外我也很想看怎样将这部过几分钟的惊险发生“拉”成一部长达100分钟的电影。后来才懂导演是Clint Eastwood。除了导演,我也非常欣赏这戏的剪接,让整个灾难片不像灾难片,英雄片不像英雄片。

这戏也是有歌功颂德的部分,不过,不是大美国主义,也不是个人英雄。机长本来就是一个英雄,他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戏里让我哭的部分,就是觉得sully很委屈。啊,何必为难英雄?然而,这个英雄,将所有,都归功于副手,空服人员,救援人员。

我很喜欢这戏切入的角度,更欣赏这戏不是玩弄死里逃生的悲情(虽然我有哭),他只是淡淡的用几个故事告诉你:每个乘客都有一个等他们回家的人,包括飞机师。这戏也没有卖弄机长有多负责,它只是淡淡的从几个镜头:机长最后一个走,临走还不忘拿飞行记录,穿上制服,还有Tom Hanks 一听到报告人数是155无异,那场内敛的内心戏....这些,带出机长的尽责。这戏反而从更人性的角度切入,就是Human factor is a deciding factor, it will be failed if it is removed. 


这个才是低调的映出人性美的部分,也是让我掉泪的部分,更是让我将这戏排成今年我的十大电影,分分钟榜首的部分


很喜欢到最后proceeding主审官的那一句: 这是我第一次听机舱对话记录-- 是和机长和副手一起听。他眼睛红了,我已经止了的眼泪再掉出来。是啊,多少个空难留下多少幸存者?
看了这戏的嫂子拼命搜幕后花絮来看,她叫我也找来看,我找到这个 Nat Geo 的纪录片,更是欣赏编剧,导演和主角,这208秒已经被仔细解剖,或显微来看了,要他们重演出来和不容易,如同访问Tom Hanks里提到(这里没有贴上),当主持人问及:was captain sully helpful? Tom 回答:Helpful was interesting, "specific" be particular" 。

真的,要演一个活着的英雄不简单。但这场“活着”本来都不简单。

https://youtu.be/RuxCBYAaZ9M

Sunday, July 17, 2016

Sense and sensibility 小剧团


这是场小剧团,演员多是业余的,但演出精湛。
舞台小的只搭左右两个布景,左边代表富贵人家右边朴实人家。男女主角要谈恋爱要玩邂逅就走前来。每个演员(除了女主角)都要自己搬沙发椅子,有一幕,女主角玛丽安因病躺在沙发上,那一场完毕了,两壮男(其中一个是她剧里的半个哥哥)一并连人带椅子将抬走。我忍不住笑了。
我想,国大学弟妹们的panggung bodhi 比这小剧场还慎重其事。

然而这不代表他们不专业,基本上他们都是业余的,其中一位,演Lucy的美女,她白天是一名护士。
说他们是专业的,是在于,即使灯光暗了,她还继续演下去。还有,这一幕哭泣,下一幕换场,演伊利诺的那位又变了一个脸。伊利诺是一位微胖的女生,她能担正,真的不能不钦佩。

故事虽然很多切换的场景,但胜于流畅,乃至于我看到最后竟然会对号入座,同情女主角美丽安一度追求爱情感觉,要找个可以谈得来的爱人,不要面包,不要一个可以给她安稳但有点木纳的男人,最后却被伤害。
“他从来没说过他爱你。”女主角姐姐伊利诺说。"可是我们的交谈很愉快!"美丽安回答。 事实上,伊利诺自己也是被爱人因为面包而遗弃了自己。美丽安的任性其实有理由。

当然,最后是团圆的,原著有个争议,说美丽安最后嫁给那个能给她安稳的男人是理性的胜利,她并不爱他,但剧里的男人演得很讨好,即使美丽的美丽安嫁给他观众也没有很抗拒。Jane Austin从来没有表明Sense 重要还是Sensibility重要,理性和感性都要平衡才是。看得好不痛快。呵呵。

不过,这是我唯一没有将剧团本子拿回来的一部剧,事因,我将我手上的这册子给了送我回饭店,名叫Kelly的女人,她让我免除走在公园的危险,也让我不受风寒(冬天的夜晚又下雨在街上行走是很要命的)。不管理性或感性,我都应该给她!

Saturday, July 16, 2016

布里斯本的24小时

16/7 雨



今天终于不需要带着info hang over 的心情起身,原本想抓个机会拍日出,没想到早上就多云。
我在park regis 吃了早餐,就拖了行李到ibis, 大概300米的距离,昨天路过已经确认了我可以将行李托在柜台,所以打算扔下行李就去看这座城。没想到我被允许早check in,所以好好的安顿,就开始往南湾走。
我其实没有概念,原本打算去博物馆,然后买咖啡豆子。怎么知道昨天一直上网都说我要去的compas coffee周末没开,纵然如此ibis柜台说有一间在Fortitude valley, 可以坐火车过去。我不确定没开的是这间或不是,于是慢慢的从南湾开始走。
看见脚车,我知道这是city bike, 咬了牙上网subscribe, 但天空开始下起雨来,我躲进图书馆(昨天路过,看见这图书馆好美好美。意外的允许拍照,还有两个展览可看,柜台服务人员好好。
离开了图书馆,天空还是下着雨,我躲进隔邻的museum,不过这是科学馆,付费不菲,而且小朋友比较合适。柜台的服务生又好好,告诉我city hall的博物馆好看,又免费。
我跨过victoria bridge, 又回到北湾。
没很难就找到city hall, 天真的以为我躲进去再出来雨就停了。
博物馆有个世界大战特展,也介绍这城,我逗留了半个小时就离开。
离开前发现有个钟楼导览,免费,但拿到是3点的票。那时一点三,我想了想,打包了本泽民介绍的hungry jack, 回客房,吃饱休息一会儿,再走回去钟楼。
导览很好,非常专业的导览人员。
离开看看手表,三点三,突然想,我就去fortitude valley找豆子吧?若没开,也就当用另一个方式去看这城市。
火车票价不菲,8块来回,还要在雨中走20分钟。
到了,看见闸拉了起来,有点失望,后来一看
Open 7days, 9-4pm
我一惊!看表,350!!
马上飞过马路,店员正收拾椅子,我问:可以买豆子?
她说;可以啊!请到柜台!
我心跳了出来,太兴奋了!
真的,不要以为你的以为,体验了再说。
结果除了买到要买的豆子,还选了light roast的巴西豆、还有geisha, (李安应该会喊吧?)
柜台服务人员是个帅哥,他请我喝了一小杯的咖啡。
我把豆子藏的好好,又冒雨走回车站,还差点迷路。

回到客房,休息洗澡。看看距离看《sense and sensibility》的时间还早,于是骑脚车到南湾,再去北湾,入夜,拍了一些照片,随便买了面包当晚餐,便走来Arts Theater,
因为借不到雨伞,在city hall外的商店又关了,连7-11都没有卖雨伞。我换过第三条当遮头用的围巾(还好我带了好几条,原本打算衬衣服用),又冒雨走15分钟,
我这时开始祈求布里斯本的天空,祈求她对我好一点。雨可以停吗?你已经下了快12小时了。

等候戏开映,好冷好冷。
(边等候边写文)
剧院没想象中的大,满座,由于澳大利亚蛮多亚裔,所以我当然不是唯一的华人。
坐我隔壁的中年女人,和我聊了起来,我告诉她我来自哪里,来干什么来了几天,
由于我 鞋子湿透,全程脱了鞋,有点不礼貌,所以我随着天气告诉她我从酒店走过来,鞋子都湿了。
中场休息的时候,她突然问我走过来是不是经过一个公园,我说是,她说哪里死过人,危险。
我心里是打了疙瘩,事因刚才经过的时候,我想起CSI某罪犯现场,真的有点怕怕的(磁场真的不太好)
她说她愿意载我回酒店,还打开google map问隔壁的怎么走。
我除了合十说谢谢,真的不懂说什么。
幸亏她载我,冬夜入夜真的冷,外套挡不住透进心里的寒。(why i never learned a lesson from Vienna?)
还真谢谢她。

她一路摸索着送我回来。我们拐对了,会很兴奋的“耶”。
不远,才2。7公里,5分钟车程,但,那份心意,我抄剧里一句对白:your kindness is beyond measured and couldnt be repay.

她名字Kelly, 竟然还念我中文名准准的。
下车前给了她一个拥抱,
她叫我春天再来。

嗯,这里的人还真好,我幸运,都遇见好人。

没想到24小时,火车、脚车和私家车,我都上了。

好不平凡的一天。

(sense and sensibility会随后写)

Wednesday, July 13, 2016

大洋,我来了(一)

那天对侄儿侄女说:来了澳洲,我现在只差非洲没到过。科科。
但不需要算命也知道我这次不准高调,照片应该delay很久。
只在这里写下我的观察:
1)好多中文字。一下机就听见中文:中,台,还有粤语,一对可爱的小姐妹在厕所间格对话。好!可!爱!
2)纵然我被吓了,不敢带任何食物。然后以笑容待人。不过这里不同欧洲,还蛮友善的。
3)班机delay, 今天看了两部戏。两部很想看但好像马来西亚没得上的戏。
4)这里有个电台播world music, 好好听!
(待续。明后天会脑激荡很够力)

Sunday, July 10, 2016

我的愿望(是舍下一切的愿望)


好一阵子没有写部落格,连blogger朋友写的文我都没有看。
我有理由的。自从电脑和日记被偷走,我的一部分也随之不见。电脑里藏有我的过去,日记本藏有我的未来。是的,我把所有的愿望,每一年结束会做个检讨,每一年开始会做个祈愿。
可以想象我有多慌吗?全部都不见了。

没有写部落格的工具,公司block掉blogger,我意兴阑珊。

今天我原本该收拾我的行李,这次飞长途,彼邦又冬天,但我却逆向行为的游到这里。

暂时借用的这部电脑无法熟悉,我无法下载许多我管用的software,相片都在电话里不出来。所以,我找了这张我这些日子唯一抄进电脑的图,我很喜欢的一张图,这里头隐匿着我小小的愿望。

解七前,当监香的我们开始熟络,一天偶然的聚首,7个人,坐在席上的有四个人,三个男人:一个结婚7年,一个结婚10年,一个结婚30年,有人有小孩,有人没有,有人有特殊小孩。他们的妻我都认识。男人们发表着婚后实习点滴,还真的不是全部都是happy moment。偶尔还有一个结婚30年的女人做综合,她说两人在怎么不合,走到最后会相互模仿学习。三个男人都有自己的困惑。

我们三个单身女生静静聆听。
他们不说还真不懂,
婚姻这功课,真的不简单。

那个结婚7年的,问了我们一个问题:你们觉得单身好吗?
我说:单身不想结婚的好;结婚不想单身的好。更何况,我无从比较,只能参考个案。

确认的一点,没有完美的couple  (纵然他们的妻在我眼底看来是很棒的女人,而他们也是很棒的男人。)只要有人愿意和你实习,就是了。

看来这趟闭关,not that noble silent at all。我学到了另一个不同的东西。

最重要的,我今年没有胡乱许愿。
或许是脑袋里闪过一些人的脸,但我不让滞留。

我曾经胡乱说过,我希望能遇到一个怎样怎样怎样的人,结果事实出现的会是考验我的原则,我的耐性,我的价值观的男生,再不,心动时刻绝对不是发生在最快乐的时候。

师父开示时,提起贪噌痴这三毒:人是需要一些动力才会向前进,不然就会陷入痴或昏昧,贪是一,而噌也是一种燃力。(希望我没有理解错误/诠释错误)。即使是善的,过程也是善的,但已陷入了染着或造成干扰的时候,或伤害到别人的时候,就是毒了。

那一tiang我不懂打沉多少人,但我是其一。

打七前,我突然有一日看到我的不安。我开始对某些人某些事有了染着,再这样下去,我伤害的是自己。好像那些曾对着微弱烛光许下的愿,凝视着光芒太久,你的眼睛就会出现一团黑影。
刚好也给了我一个机会抽离。

然后我想起我许过许多白痴的愿,诚如你读着你幼稚的旧作,你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于是你决定放下。

所以,日记本,那本里面写着你的愿的日记本,不见了,是一种安静的讯号。它叫你不去找他了,忘记他最好。

(只是如果有人读懂,你泪花着脸,隐匿的一层委屈。只是如果有人愿意和你共听一首歌。)

#如果我离开了你,我希望我给你最后一个转身的姿态是优美的

Friday, April 29, 2016

司机红一

(红一是他自己给自己的花名,用英文翻译这两个字然后猜猜他的名字是什么)

准备博士论文的experiment samples时,常常需要去居銮。司机红一常常是被委派载我的那个。就我和他两个人,在偌长的旅途,我大方,他不尴尬。
他有华人朋友,我猜他曾经和一位华人女生“走过”,所以,对于一些课题,他是抱着相互交流的态度聊天。对于我们的对话,他也没有太多避忌。

我记得我们一度谈论自己已经逝世的亲人,我先父,他先母。
我们当时都是合约式员工,好像也有相互鼓励彼此撑着。
很少有这般很好沟通的巫裔男生朋友。

尔后,我投入实验便没有再进芭,
尔后,他娶了我的同事。他们结婚的时候,有些小轰动。所谓的女尊男卑——一个女硕士嫁给一位司机。我其实觉得他们蛮相衬的,但那位平时没有两句好话的“警察”一声——嗤——让我收声。没关系,我祝福他们就好。

其实他有努力工作,又有上进心,人又好,我真的不觉得他们这一对有什么问题。

不过,他婚后,我确实和他有点疏离。不懂要说些什么。

这次这趟旅途,他载我们进芭。我坐他旁边。一开始不懂要聊什么,后来,就从他女儿聊起。聊育婴,聊教育。后面三个女生都睡着了,我陪他开车。
以前的亲切又回来了。

当然,有不一样的。
我发现他当了父亲后,整个人变得稳重得多,开车也很小心,再也不轻佻。
他想法也变得很不一样。

还有,他已经是永久雇佣的公务员了。
这次,换成他鼓励我撑多几年,就会自动转 tetap的了,他说。

这次,是我变了,我只是微笑。不语。

Wednesday, April 20, 2016

欣慰 Redho





我以为我会哭惨,但没有。
买票之前,我和来自吉兰丹的兰姐姐和几个同事们午餐。我说我要看 “Re - Da”,兰姐姐问了几次,然后,她用一种舒畅的表情来说这个字。“Re-dho” kononnya. 
然后我听了她的分享,她的一个近亲就有一位自闭儿。她告诉我她的父母(尤其父亲,和这剧情有点相反)如何安排最好的给他的自闭儿,让他学习如何控制情绪,然后发掘他在数学里的天份。

每 68 个孩子里就有一个自闭儿。这个数目,已经大得无法让你让我忽视。
我有接触过自闭儿,知道他们有让人不知所措的时刻,但也有让我欣慰的时刻。
述说自闭的电影不少,比如雨人比如海洋森林。但多是“已经成长”的孩子。像这样处理的自闭儿孩童时期的艰难,以及身边人的故事,又发生在这样一个保守的环境。还真的是特别的一部电影~

正正因为有接触过,我以为,我看这戏,会哭惨。但没有。
不代表说Redha 不够触动,而是,正正因为它所碰触的每一个点都是那些自然发生在身边的,绝对不是那种煽情或夸张的铺排,势必要让你挤出眼泪。整部戏我眼眶湿润了几轮,想哭,但哭不出来。但我还是哭了,让我哭得像’水龙喉‘一样的,就是在最后,当Danial 完成比赛而众人为他欢呼的时候。完成一个任务,不是Danial,我是替他身边的人心疼,多么简单的祈求,多么重要的一个跨步。

顺道一提,买票的时候,柜台问我:马来戏来的喔?我反问:不可以看吗?
我看日剧看韩剧看法国意大利电影,连宝莱坞都看了,为什么我看我自己国家制造的戏反而会被质疑?
是,我承认我对本地演员并没有太了解。但,我知道本地演员有很多很出色的好演员。不是我以前所理解那种浮夸演出。(甚至连配角Susan 那个在电影里说了一句粤语的华英混血儿也是一号厉害角色)。

喜欢戏里面每一个忠角和奸角。喜欢Danial阿姨的未来家婆那一句“I know Autism” (其实她一点也不懂),那么的血淋林那么真实的自私。喜欢里面的姐妹情深,无论是亲姐妹还是友谊长青的姐妹。喜欢里面的教练,那么自然用心的指导。身边支持这对父母的人什么民族都有,而且一点也不煽情突兀。(所以这是我觉得这“马来西亚”风光拍得比《ola bola》还更自然更有feel)
一开始我还觉得前面的剧情剪得很碎。但看了下去我才觉得其必要,而且,写剧本的根本没有多余或累赘的叙述,每个角色的出现和 为后来剧情的铺陈都那么重要。重要得让此刻的我必须要按着自己的手指才能阻止自己不要破戏里一段重要的梗。(如果你看了欢迎我们私下讨论。啊啊啊。)这些发生和转折都那么的自然。(乃至会觉得这比《我来自纽约》的感情转折处理还要好一点。)

少有会在事后搜the making来看的,但因为我太想知道这两个演得很好的小演员(其中一个是青少年)是真的自闭吗?所以找了找。

也少有写过那么长的观后感。能让我那么用心记载的,是一部值得去看的片子。就算里头有强烈的“植入”我也不再介意了,只想大推。
看了这戏过后,是有股酸酸的感动,但一点也没有看了《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或《辛特勒名单》或《断背山》那么压在喉咙口的纠结。它淡淡的,但你会相信,人间有爱。
润筠说比《我来自纽约好看》;我说比《ola bola》还够一个马来西亚。真的。
每个父母/抚育者都那么的不简单。尤其是自闭儿的父母。鞠躬致敬。

Monday, April 18, 2016

事情其实没有你担心的那么坏

Dear Ringo,

你望着自己被晒红的手背,很快就会变成黝黑。
不过是个过程。

这样sampling的日子,很快一个月即将过去。你在倒数。不懂还能帮处女座姐姐几次呢。你想。
你们笑着说要给处女座姐姐办荣休派对,你说:让我来帮你整理你的reading list。(正好在途中你们谈了几本书。)
想到这里,你鼻头一酸,你未必能参与姐姐的退休派对,你未必能在这里熬到那一天。你清楚知道。
然而,另一端的答案,甚至什么都还没有。

那边到底答案是如何?
你愿意削价?你愿意重新规划你每天早上的上班路线?你会再搬家吗?

不知道。
就算晒红的皮肤变黑,或者来来回回的晒伤好多遍,你也应该还没知道。

你甚至控制不到明天要发生的事情,更何况那是几个月后的事情?

她们叫你 google queen / waze queen,因为,当团队出动的时候,要找什么资料,或者路线,你会很快搜到。
然而你搜不到任何有关你未来的预测。

也许你应该搜搜该怎么写辞呈。世上最难开口的是分手那一句,最难写的信是辞呈。你两个都未曾有经验,也许,你也应该学习学习。

于是你在盯着你晒伤的手背,静静地等待她们变黑。

Thursday, April 14, 2016

我最大的成就?

接到一个问题,which I stayed silence and pondered for a while.

What is your greatest achievement so far?

坦白说我想不到。理由是,我在各方面都有涉猎,但却无法在哪一个领域称自己 the best。

面试官硬要我说一个例子。

我随便说,以近一点的例子。我完成了我的半马。用3小时多一点的时间。

后来被面试人经验老道的WT说:他们要的是你的work achievement. 不是personal。

后来小怡问:做莫你不说花踪?

后来和JH谈起,他说:没错啊,花踪是你投出去的,你投的时候没有想要拿奖;而半马是你要完成的事项,咬着牙也要完成的事情。有目标的一件事。

 这三个人,用了不同的角度去诠释我的一个简单想法。

好好玩。

Wednesday, April 6, 2016

倒数:七

sampling的日子其实过得很愉快,虽然很耗力。
因为,我们组了一个很棒的团队。再吃力的工作也可以完成。

然而我开始闪过一丝离别前的难过....

这回,是我自己找来的沉重。

Tuesday, April 5, 2016

倒数:八


我抽泣,声音都发抖了,问她:我还能相信谁?
她眼睛也红了,用手按着我颤抖着的肩,说:你谁也别相信。相信你自己。
于是,我选择相信了她。

就是,离开这个终于被搅进里头的是非地。

走吧,这阵子,你的眼泪也够多了,拿去淋花,也许还能长出一株坚强的玫瑰。

Monday, April 4, 2016

倒数:九

一天你终于发现,你崇敬的老师终于不能再guide你一点。
同时,有个像朋友像姐弟像绯闻情人的同事告诉你,他对你的离开,觉得很沉重。

倒数 :十

每一天我都是这么告诉自己。
这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个:3月,最后一个跟S当面说生日快乐,最后一次在生日时候请假(今年不需要请),最后一个斋戒,最后一个开斋。

活在当下,目前,我帮处女座姐姐sampling,就是当下的任务。

Saturday, March 26, 2016

这一次,让我先处理情绪

(对不起,谢绝留言,就算留言,我也不打算回复)

这一晚,我未曾这么痛哭过,大声嚎啕,屋友们都不在,我放心的大哭至于,却也很想钻进谁的怀里放肆。但我紧紧的抱着ah pooh.

我真的受委屈了。
当她说:
It seemed that you dont even care. You didnt even plan to give up your yoga and I am giving up my holiday to you.

我已经不能说下去了。lumps in my throat.

and No one seems care.
再来一刀。

我哭着说
and i could have been given up very early ago.


这叫最委屈。我掏心掏肺,我曾经忘我的对你做一件事情,换来是这一句。

我 哭了。

原来我一早就已经放弃了这张paper。很久。

Thursday, March 24, 2016

做好每件小事

载马二去机场途中。有些重要的日落,就发生在瞬间。

出差前,总是特别的忙碌。
我在忙什么呀?

写1-20然后贴在实验管上
跟着清单收拾sampling的东西
根据清单采购
去算垃圾袋有几个
去制作小小的红旗做marking
去做data entry的工作
给文具进箱子
收拾药箱

已经够我忙三天.....

这都不是小事吗?
你这样子不会委屈?
委身做佣,是不是这个意思啊?

我抬头。har? 没有喔,我没有觉得委屈。
事实上,我不介意所谓“”委身“”去做一些很零碎的工作。
这都很重要的不是吗?一个实验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sampling。你的记录准不准确?你有没有办法将万事俱备,所以你才不会kelam kabut去忙着处理其他而忘记观察;你有没有办法预想你看不见的状况?你的反应有多快?
这都和之前的准备很有关系。

实验的过程往往发生得太瞬间,未有事前的准备工作,才是让你可以有机会冷静,静下心来想。

所以,我真的不介意。这些重要的小事。

*也是别人问我N遍,你愿不愿意委身嫁给一个学历比你低的男生?我的答案是,委不委我不在乎,只要不要让我受委屈就好了。*

Wednesday, March 23, 2016

转眼,就是人间四月天

2014年。台湾。从苏澳前往台北的路上
露露讯:你很久没写博了?

是的。很久了。为什么呢?

因为公司block掉了blogspot。
因为房间灯光太暗。(马二答应要帮我换电胆的她忘记了。哈哈)
因为最近晚上都在刨着一本长篇翻译小说。
因为有故事但太呱噪。
因为太呱噪所以没心情。
因为有运动但氧气没进脑。
因为氧气没进脑所以没心情。
因为没心情。
(如果睿智的你可以分辨以上哪一个是藉口哪一个不是)

我想好好的写日惹,但我的日惹旅途被某妇干扰,过后抖出了许多让我拼命打喷嚏的灰尘,那些我曾经也忽略的地毯底下的灰尘。

这些日子,我什么也无法做,包括若无其事的微笑。除了找朋友吃饭,谢谢那些陪我吃晚餐的你们。(虽然这个月我的伙食费爆表)

我一直告诉自己,要恢复正常了,然而我不能,我连书写都不能,这才发现,这谷挺深。

记得老弟这么形容我。我很好人,我不常发脾气,但一发就不可收拾。
尔后我又发现了,越来越理性的我,状况出现,总先处理事情,过后再来慢慢处理情绪。我觉得我现在在处理情绪的阶段。但有些事情已经太迟了。

今天毫不间断的打了一个小时的羽球回途,我的氧气突然冲进脑一样——可以有心情写博文了。
于是我只想mencatitkan hari ini dalam sejarah。

我忠实了12年的M小绿service provider——我记得很清楚是因为,我的第一个电话号码 01X-3292092 sim card在日本弄丢了,回来换了一个号码,从此用了012。
我今天终于由绿转蓝。

他们叫我去威逼换线然后获取一个优惠配套。但我就是咬紧牙根,不甘受屈去求合。有些人有些事,你知道已经无法与之共存,就是无法共存,多瞟了一眼也是如同死鱼的眼睛。

昨天听C小姐说故事,她说她近期听见一句话很受用: when I am done, I am done。

我想抱着她激动地告诉她说,这句话,其实一直都很....very me。更适用于现在的我。

不管在公在私在情感在感情在友情在活动在组织.......
当我觉得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给了你最后一份礼物——可以是宽厚,可以是优雅的挥手告别,可以是沉默之后.....
我。就。会。慢。慢。的。从。你。的。世。界。fade away.....

Monday, February 1, 2016

聪明的女人

我和露露在仲夏夜留下的sketch
我真的在说事实,我身边的确有很多聪明女人。
我的同事,随便抓来就有几位。
比如说我的(前)老板。

看她协助我面对难题,该闪则闪,该捍卫时礼貌兼爽朗的捍卫。除了经验,我实在无法否认她真的是聪明。

有一次,我忍不住问她:Did your husband know that you are that clever/ smart?
她骄傲的笑,说: No, but my kids know.

一个女人,要转在男人之间,要男人绕着她转,真的,除笨有精。
不过还好,我遇到这些聪明女人,都是善良的。比如说我老板,她再精,她也有那根无法招架的软肋。衰心软。我跟她久了,后来才发现,我们某些个性有像。除了她IQ比我高很多。

然后,我们在仲夏夜。
我每次不开心的时候,会缠着老板给我变个魔术。然后我丝毫不会吝啬自己的惊叹。(那我确实又很惊叹)。
直到有一次,我在另一座看着他变一个魔术给一个小女孩,因为有距离所以看到破绽。我忍不住“噗嗤”一声。他瞄了我一眼。我们交换了一个眼神。但我依然带着我最快乐和惊叹的笑容。

直到他再变给露露贤伉俪的时候,我在他旁边,也看见了一个破绽。
真的,魔术都是道具来的。
但,我不戳破。如同露露说的:(大意)魔术精彩的地方,就是你不去问为什么。
她夫君不认同。理性的解释。
我微微笑。

我觉得我还是会缠着老板给我变魔术,当我不开心的时候。

其实,如果你给我选择,你要我当聪明的女生,还是快乐的女生。

我选后者。呵呵呵。


那个一跨过去就是恋人的界线

印度,沿途的风光


一般上,谈感情,都是在别的地方。这里,都没怎么写。(就算写了也未必读懂)
然而今天我想开一个新的folder。日后,倘若有些两性之间的事,(未必是我的故事),我想,或许我也可以理性的谈谈。

这个话题是郁闷闹着情绪的昨天和她用whatsapp的聊。

她说,一对恋人,可能是直接跨过好朋友那个阶段的,好朋友,可能未曾发生。
我一直一直都觉得,甚至被批说,恋人,一定是从好朋友里开始的。然而,这些年,我开始不相信这个statement了。
我的好朋友,都成了人家的夫。那些还未成的,不是基儿,就是,我们绑在一起都不可能会发生什么的那种好朋友。

刚才和S吃饭,想从男生的角度去了解这事情,原来,他也赞同。

他说:好友,你非常清楚她/他的一切,她/他的缺点,既相处的舒服,但也不需要迁就。
偶尔还会lat一下对方。我笑着说。

是啊,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好得我们两个可以好像在一起却不是在一起,好像在一起旅行却分开走,那种。
他会如如实实的戳破我所有的幻想。理性的分析。

但我们都清楚知道过,我们不可能在一起,我也许对他有过一丝毫的好感,但,那不是火花的理由。

但是,我们是需要好朋友的。有些东西,你不能对自己的伴侣说。但你需要好朋友。
可是,我一直都觉得,成了伴侣过后,一定也是对方的好朋友啊?

他笑笑。未必。他说。

我又tiang了。
是这样的吗?

*交给时间应证好了。

Wednesday, January 27, 2016

备忘

最近不懂做莫可以酱忙....
其实,我有很多东西要写的

我要详细记录我的腰伤
我要写些有关情感上的学习
我要写(前)老板和其他聪明女人的事情
我要写我即将搬办公室的心情....

却只能暂时记录那么多。

Thursday, January 21, 2016

背后花花

今天碰巧first and second reviewer都回复了我的答辩。他们都很礼貌的,不是Ok,就是 thanks。
我心里冒了些泡泡。应该,publish在望。

其实,早前不是这样子的。
first reviewer尤其,她/他的语气僵得很。
我一度指着我的电脑荧幕对(前)老板,不甘地说:可以不要睬她吗?

老板温柔微笑说:不是的,我们不是这样处理。

然后,我也学习温柔的,四两拨千斤回腔:
With due to respect to our reviewer's comment......
We thank the reviewer for this sharp observation
Thank you....

想想一下,这个其实是老板一只在教着我的,那些不关实验的事。
比如说,我躬着背让那个她踩着我背下台的时候,她教我这么做。
我既然在那个时候可以理解并乐意配合,现在也一样。

还好这样,如果态度太强硬的话,reviewer再回来的,就不是Ok 和 thank you了。

如同我告诉筠妹妹的,我不会让人家轻易地踩着我的背上位,但是,如果他/她踩着我的背,会快乐一点的,我乐意这么做。

在职场上,除了自我幽默,偶尔还需要不介意背后花花(那是高跟鞋的印)。

Tuesday, January 19, 2016

#这是我的黑色幽默

有时候,能够开自己的玩笑,除了卸下自己的委屈和不甘,也能纾缓和同事之间的张力。

She is in a vulnerable state. S 说。
I am more like a refugee. 我回答S 和 本哲敏 两位大男生时,这么四两拨千斤。

请我的有三个老板,但没有人“正式”要我。
这是相当打沉自信心的事,堪比告白后被拒。
R做事蛇得就蛇,M就一股勇字写在胸,L不敢碰我。

今天坐在M的面前,将事情摊开来说。
实际上我很快需要搬家到楼下了,但是,实验室在楼上。(这样子下来我应该会很廋)

我觉得我很想难民啦。现在不懂要进德国好?丹麦?还是奥地利。说罢,我哈哈哈哈大笑。
M懂我的难处,她拨了一个电话给R,两人谈着谈着,他们说到“圣母”要招人,然后R说其实我觉得YT 应该会想跟你(啊,虽然R蛇下蛇下,但他懂我!!!我跟了圣母,会世界末日的!圣母比黑乌鸦更够力!)

结果,我跟了M,正式的。

Which country that takes in more refugees?
德国。我说。哈哈哈哈,德国总统默克尔正给难民工作啊。
M和我演完一场戏,她背靠椅子,手指托腮好像很有型这样。
So, I am M*rk*l, I am offering you a job.

Dont worry, I wont go and harass your ppl.
Well, I m not too sure if they harass you.

两人一阵大笑。

So, you are happy now?
Ya, can sleep tight, though in a refugee camp.

hahahah,,,,

这样子,就化解了一场哭闹上吊的戏码。我实在不必要觉得委屈或被拒。

Wednesday, January 13, 2016

老抄:瑜伽篇

写部落格和写面子书的分别,后者属于泛舟,过了就忘。

于是,我将我写过的瑜伽篇都抄回来。(但,找回的也只是public status的post而已...)

今天瑜伽老师让我们翻筋斗。我内心的10岁小女孩上身,想起小时候和弟弟表兄弟在对面草场翻筋斗的时光。笑得很开心。
*回途连锤听见我喜欢的《勇气》和《来夜方长》。笑着自个儿K歌。*
*今天真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I m flexible, but with principle. At least I m learning to be one.
今天的瑜伽课老师好像给我最近的烦恼做了一个总结是。
老师说:不要羡慕那些柔软度高的人,要有的,是韧。
韧在人工学来说,是肌肉与骨头相合相配合。
我可以配合度及其的高,但,我也有原则。而我应当尝试,怎么的有原则而不伤害到别人和自己。不断他人筋骨,也不伤自己的神经线和脉络。
是时候放下所有的是是非非。
*给那些曾关心或担心,或陪我说话的人。谢谢你*

July 9, 2015
Again, yoga teacher read me from a posture. ...
上周末,抱病的那一场跑步,因为迟了开始,热身没做好,结果伤到左脚,从盆骨到脚踝,感觉不对劲的,还一度困难的翻身。今天瑜伽课一个简单的拉筋动作,老师就看出来了。(昨天打球反而好像没问题似的。)
"Yun Teng, 你的左脚乏力哦?"
是的。老师,我左脚受伤,现在出来了。
*我的瑜伽老师是神医。*


瑜伽课前,我预先告诉老师我脚的状况。
“是扭到啊,但可以走。上次较严重,肿的很厉害,新加坡一撑回来就走不动了。”
“你上次也是这脚吧?”老师淡定的说。
我一副“你怎么知道”的样子。
“有时候同一个旧患,会提醒着我们。
然后老师照常上课,只是告诉我痛了就告诉她。我一路观察,某些拉筋动作是会比较痛。
但,瑜伽课后,又比上课前好了。
‪#‎我的瑜伽老师是神医‬


【老师,请你继续打我】
Hari ini cikgu yoga menyepit saya dengan 'kaki gunting' beliau. >,<
我和我瑜伽老师都清楚知道我的肩膀好肥厚,我那两片肩胛骨分居已久。
今天老师教一个扭转动作,以墙作为辅助。然而我靠墙那边的肩膀还是提了起来,老师从后面调整我,并狠狠的打我肩胛骨。
我不是自虐狂,但,给老师怎么一打,那倔强如我本人的肌肉还真“醒”了过来。
然后,换边。
“老师,你可以继续打我吗?”我举手要求。(给人家打了左边,就要打回右边。我是这么想的。)
walao-eh....结果,老师反而不打我了,却是用了全身的力去调整我。她先用左膝盖顶着我的左肩,然后跨一只脚在我右肩前,狠狠的用她的“剪刀脚”kiap我。
我憋着气。想要放松给老师调整,却潜意识的紧张。
“ 唞气!”老师严谨的语气下令。
大佬,周身骨痛。点唞啊?
但我还是听老师的话。静静呼吸。放松。
老师一松开她的脚,我还继续维持在老师用这个力度给我调的姿势。尝试over write 我肌肉的记忆。(我的肩胛骨请你们继续相爱吧!)
回到中间。我大大的呼一口气,舒爽的。今次唔方唔唞大气啦。
“陈年老积啊。”我跟老师说。
原本我以为今天的瑜伽是轻松的。人家昨天打羽球都不敢拼命追球了。没想到今天的瑜伽几激烈一下.....
‪#‎谢谢生命力愿意调整你的人尤其是她用尽全力‬
‪#‎我和我们的瑜伽老师‬

Tuesday, January 12, 2016

我比任何人更急着想过年

如题。如是。如实的心情。

原以为可以安好的静坐避年。但,是你的始终会跟着你。
我的腰伤跟着我静坐,跟着我气动。解十后,疼痛难挡,一拐一拐的去同善看魏医生。被他扎针,被他妙手推。
腰伤要好了。我却得了来势汹汹的感冒。第一次在公司昏睡晕眩。第一次逼着自己吃药。(腰伤和感冒,只能有一个)
然后我又接到了“办公室逼迁”的贴。被逼离开是一回事,但,归宿感是更重要的那个。S问我那你是R的人吗?不。我回答,R得到我的人,但,M得到我的心。
不管工作或以外,身心不统一,是很够力的。

临尾还来这三单,你说我怎么能不心力交瘁?

还好有一众贵人。(不然我早垮了)

但我却是如如实实如如是是的那么想这羊年快点一跃而去。也许一切答案就会清楚在眼前了。




Sunday, December 20, 2015

2015 的我,你过得好吗?

和往年一样,我的跨年在精修里度过,所以,倒数文就及早出炉了。
除此之外,我今年真的将所有要犯的都犯完,but in a mild tone。
临尾,还上了警局。还是三趟呢......

昨天见了老板一趟(我还是改不了口,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她最近也过得不好,为亲人送终,老公心脏停顿了几秒,孩子一个个相续生病。Emotionally drained。她说。我这个没大没小的,竟然老气横秋的对跟我同个生肖的她说:过了今年就会好的。我会在静坐里transfer 给你的。我说。Ya, bring me more positive energy。她说。
自从我毕业了以后,她退休了之后,我们的相处模式改变了些些。以前会觉得我不是她的“蓝眼孩”,但,这些年来,我发现身为女生的我,比较可以和她谈心。
这是一种进步吧,我想。

I think this should be my 'photo of the year', it speaks a lots of things

好了,不想那么远。现在我想退一步,整理整理一下,我过去这一年,都在干什么。有进步吗?

接下来,用“你”来表达会比较好。
我变成我另一个自己。这样说话比较中肯。

2015: 你的背囊


那些年,我们追(随)过的佛陀(足迹)

年前,你给自己设下禁飞令,更多背后的意义是,你想要让你家人知道,你的旅行,不是乱来的,不是泛滥的,你知道你在做什么。每次的旅行,你都是为了更好的自己而来。
你禁飞,就是为了印度而来。
果然,一趟印度回来,你的感触良多。
如同建祥所说:
只是来一趟印度,你已经看到一整个世界。(Lai, 2015)
最好的,和最坏的,都在这里。
真的是一个让你又爱又恨的国度。

谢谢团员们努力的做功课,让这趟朝圣之旅,你对圣地的理解更深了。

当然,除了印度,还有尼泊尔。
尼泊尔的颜色是棕色,暗红。然而那里的孩子们的笑容,让你动心。
只是,尼泊尔并非是你朝圣的点。

所以,你的旅行,今年也分成了:朝圣的,和观光的。各二。

而这一次的旅行,你有了一个新的尝试,就是用素描的方式写札记,这样子,你旅行的步调突然放缓,也放大。
如果有机会,就持续这样子吧。那你就会知道,你的旅行,不只是走马看花的观光而已了。

游记,你应该会写到明年。今年是没有时间的了。没事,就慢慢写吧。

沉淀下来的游记,会比较好看。


2015: 你的书架



你突然懒惰在这里一个一个字的打了。呵呵,
这就是有了面子书后的好处,也是坏处。
不过,今年读的书,都是你精挑细选,或者是别人选给你的。

时间不多,不能泛滥着读书了。
然而,你今年还是读不完20本。

2015: 你耙过的痕迹

in press....

你的第二部小说还是没有完成。那是明年的计划了。
花踪入围,你已经很开心了。
最开心的,还是你的paper,虽然一张in press一张在review着,但,已经看到甜甜的尽头。足以让你开心。

再多的辛苦是值得的。

也许,真的犹如师奶所说:你是揸笔的。
你没有女红的巧手,你也没有绿手指。你就好好的努力笔耕吧。

(2015闭关前没来得及补充,2016写了:倒数文完成后,《消失的垃佳》获得了第三届马鸣菩萨文学奖。开心之处,是终于为拉佳找到了一个平台,不过不懂怎的到现在筹委都还没有晒稿。真的不是我对主办当局高要求啦。)

2015: 你持续的呼吸


我和女孩去溜冰

一星期一羽球和瑜伽是必然的。
你也学习着每天做一两个简单的瑜伽动作。来唤醒你的一个美好清晨。

今年你学了溜冰。虽然只会向前,还不会后退,但,那天跟女孩去溜冰的时候,你这个泥菩萨竟然牵着人家来溜。还跟在她后面确保她平安。(你要跟人家的妈妈交代的啊)

我的跑友

除了这个你也尝试了Zumba,但发现你其实没那么喜欢。
今年,没有进展的是跑步,你只是跑了两次。一次10公里,一次12公里。
半马因为烟霾无法完成。一个星期7公里也无法每次达标。
明年吧?



2015: 滋养着你的



除了书,你看戏也开始挑了。
看了几套,<Interstellar>, <PK>,<Inside out>,<Martian> 和 <The walk>让你掉泪,也让你探讨。
值得一提的是,某些戏,你是跟某男去看的。而,却应该无法/没有机会再跟同一个人看第二套电影。呵呵。

今年,你看了芭蕾,也看了黄慧音,也跑去学禅绕画。
(才发现这些活动都是跟露露一起进行的)(好的朋友好的影响是很重要的啊)

这些,都是你的养分啊。

2015: 你的伤口


今年真的是流年不利啦。

你在面子书上如是记录:

除咗见红、拗柴、身上0的瘀伤唔算;嘎车报废;换咗车又卑拖咗两次再整两单连续爆镜、犯赤口:跟很亲的人冷战(眼泪流了很多回)、时不时同人闹交(即使在印度我也可以同三唔识七的人拗翘);嘎阵连差馆都去埋,仲系两趟。

真的希望,好事快快来哦。

2015:  你的目标(进行中)


去年,你定下的目标如下,重新抄出来检视:
  • 参加至少一次的半马, SCKLM 是肯定的了,槟桥还在考虑中。
  • 因为烟霾没办法完成,一桥开跑的时间也不对(在印度之前)。达不到。
  • 周末晨跑要7公里或以上。
  • 7公里办不到,但每次都跑5公里以上。会继续加油。
  • 学会一道(难度高一点的)菜肴或点心
  • 好好吃的南瓜粥算不算?哈哈。不过关。
  • 读至少一本科普,一本(厚硬一点的)佛学,和一本冗长的小说。
  • 书的部分,有。完成。
  • (如果可以)完成两部写着一半的小说
  • 写了一半而已。不过关。
  • 决定自己的事业跑道,留下或离开,需要一个决定和一点勇气。
  • 结果还是决定多留一年。还是没有长进。不过关。不过publication的事开始有了着落。算进步吧。
  • 凑钱去印度。我不懂能不能挨到那个时候都不旅行呢?(开始耙头了)
  • 真的守诺言。没飞。但cuti cuti malaysia倒是有几个。嘿嘿。过关。
  • 学溜冰
  • 虽然还无法倒退,但,算是会溜了,过关!
  • 学乌克丽丽
  • 乌克丽丽没有想象的难,只是不想再背chord。不过,额外收获是,我因为在老板的退休午餐上表演,所以掌握了吉他G major family chords!好吧。勉强过关。
你所期盼的2016

好厉害selfie的小宝贝

你所期盼的2016,除了重抄上面的一次。
而你明年已经有两个国家在计划当中,一个观光,一个公干。但愿陆续有来。你的禁飞令正式解除!
还有,
多花点时间给家人和朋友。
或许,你也应该思考,是否应该安定下来?

(这是好大的一个问题)

Monday, November 23, 2015

Miss me when I am gone

开会太无聊。手痒乱画。

这几天这趟远行之前,我做了几项之前未曾做过的事。


一,我将我的行程所住的酒店都打印出来,交给兄姐,最好的同事,和屋友。平时跑步旅行买什么保险写哥哥的名也好,我都不会刻意让哥哥知道,但,这一次,我将保单好整以暇地交给哥哥。

(后来我才知道,我这一路来的旅途都未曾这么细心交代过。)


另外一样,我自己后来才发现自己这一两个星期都在做这事,就是好像回教徒去朝圣前必会跟大家道别求原谅那样。我跟朋友见面了。

然后,我跟我的回教徒朋友说,跟我的基督徒朋友说,我去朝圣。

理发师拍拍我的肩膀说,师奶喂了我一粒(好好吃的)croissant 后说,回教徒同事一阵惊叹后说:

平安回来。

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开会,结束前,黑乌鸦突然宣布我即将被调组。
位子会调,project也会调。
今天开会之前,我预测到黑乌鸦要(当众)和我讨论publication付费vire 来 vire去的事情,但,我预测不到,她会在这样的场合宣告我们结束“主仆关系”。

我突然神来一笔,round table时这样跟大家说:
看来这是我最后一次跟大家开会。
我做过有什么对不起的事情,pohon maaf zahir batin。

他们当我开玩笑。
但我真的是这样想的。

你以为我没有感觉的吗?
我微笑着,你就真的以为我舍得?
我微笑着,你就真的以为什么事情也没有?

我不舍得我的位子,我的“神座”,我拿督公一样坐在这里很久了。
我找到我的gene,在这里发生。
我算出我的heritability,在这里发生,
我崩溃痛哭,在这里发生,
我听见《恋爱ING》,突然站起来跳舞,在这里发生。

当然,我也懂,诸事无常。

于是我静静的收拾,将可以带回家的都先带回家。我不想到了最后那一刻,我才窘态十足的狼狈搬走。
于是我听歌。听那些听了过后会自我觉得很坚强或很漂亮的歌。
于是我和她们家常,我知道再过几天或过后我会跟别人聊天而不是你们。

我没事,只是知道,我离开了,黑乌鸦 et al. 不会想念我。哈哈。

———————————————————

到最后我们还是没有见面。
我一度很生气。算了,我。以。后。不。会。再。约。你。

(再约你的我就是猪)

但转个念我微笑了。
算了,我知道的。

you are not going to miss me when I gone....
————————————————————

哈哈,我会回来的啦。

只是,我知道,我回来,应该有些事情会不一样。

(准备抽离中)

Saturday, November 21, 2015

别人的私隐

坐着等候KW给我理发的时候,我不小心听见隔壁的男生跟他的对话。

他说得太大声,我想假装我听不见也不行。

他说他女友家人反对她和他去旅行,然后他女友说:我“来耶”啊,哪里可以做那个。
(我脸是轻轻刷红的,啊,多么想假装上厕所离开这里。但这个时候离开未免太刻意了)

然后他又说:他女友起初跟他说要结婚过后才可以做那个,但现在又说要他等两年就可以了。
她叫我,你可以去找别人的啊。

还好说到这里他的那粒头剪完离开了。我瞥了他一眼,20出头的一个小伙子。

我不知道,原来男生跟男生之间的话题是谈这些。他的女友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样?或者,有一天,KW遇见他和他女友会怎么样?

不过,谈到这个话题,我确是有些想法。

有人问我有没有后悔当初跟L风他说我有守五戒的事?以致他“跑”掉了?
跟师奶谈过这事,师奶说:那难道到了那个关头,你会妥协?
我明白她说什么。有些承诺就是承诺,哪怕是对自己的还是对别人的。纵然过程会有很多考验。但至少,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清清白白,明明瞭瞭,那般表达我的想法。

无花无假。

我想,即使下一位出现,我也会这么对他说的吧。

Tuesday, November 17, 2015

写journal写到好像写歌酱



Kuching, Coffee Obsession 里的时钟
脑袋震荡了一天,导致刚才阿木妹妹跟我说了一个冷笑话我茫然望着她“嗯”的一声。

啊,没有车,不然好想到仲夏夜吃一碗素蛋饭。

因为paper是第一次被accept, as main author的身份。所以,很多东西对我来说,都是第一次的发生。

今天学习,proof read。
改着改着,办公室里面的金火木姐妹聊天,我心生厌烦,便塞了耳机听歌,让歌曲切断那些是非。

我现在读着自己的纸,好像未曾读过那样——她已经不是我当初写的样子,途中太多人给意见又发生太多事了。
随机播放的歌单突然跳出《我没有翅膀》这首歌,啊,这首歌现在听着好像未曾听见那样。初次见面那种感觉,连歌词也听了进去。那些回忆也涌了起来。
后来,这首歌被灌进唱片里,已经不是这个版本,歌词他们也帮我修了。
我知道,这叫编曲。

写journal像不像另一种填词/作词?
他们给了你题目,你写了,用尽你所有的呕心沥血,然后作曲的加进来,然后编曲的加进来,帮你剪了一些加了一些。然后,吹一口气,“呼”。
唯一不一样的是,写paper是“团队活动”;作曲是自己的创作。(所以人家改的时候如果不告诉你或者不放你的名字进里面你会很生气,哈哈)

还是说回proof read PDF version的事吧。
途中,老板因为一些问题,抓得很紧,把我骂了一顿:
YT, you cannot accept things just as it is. You have to becareful, you have to check. This is your first paper, it is very important to you.

我除了说:是的,真的不懂可以说些什么了。

老板给我的训练,真的,即使在她退休后也可以发生。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呵呵。

毕竟,一张paper,不是我的个人创作。

只是,心情,你可以放轻松了,好像写歌那样。

(不过改完后虚脱酱,很累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