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5, 2017

有关空间——杜可风讲座笔记

看过许多港产片的人,一定对杜可风这个名字不陌生。你可以不懂他这个人,但你一定看过他摄影指导的作品,去问谷哥吧,里头的答案一定会中你所看过的电影,至少几部。

我从《重庆森林》这部戏认识了杜可风,因为里头,阿菲混进去的,梁朝伟的家,正正就是杜可风的家。当时候就觉得这个人很厉害用空间和镜子。后来我和阿虫去香港特地住进重庆大厦,还找了传说中的手扶电梯,拥挤的香港,在杜可风镜头之下,竟然不会窒息!反而成了传奇。用镜子,是他透过镜子来拍阿菲,昨天去听他讲座才知道《无间道》里经典的天台对话,那个用镜子来表达的画面,就是他的巧思。

他是一个永不停歇的男人。每次都有新的点子新的摄影想法冒出,所以,你虽然会从他的电影猜出这是他的风格他的作品,但他很少重复 自己。

“他是天才啊!”讲座完毕我忍不住对身边的‘机神’说。

他的演讲太精彩,我是握着手机,一面听一面做‘笔’录的。‘笔’字要用开关引号。因为全程无笔。

我决定整理出来,但必须声明,因为是听写,所以,如果有错字或错用字的地方,别抓,抓个大意就好。


  • We have great actor. Film is about dense between the space and integrity of the space. I (referred as 'photog' in following text) am the closest person to the actor, actor dont have to project, they have to react, more than acting. If you have a budget, use two camera on two actors, because 'reacting' is more interesting. 
  • Photog  is just a porter between message and the one infront of the camera, we give the space, hence, trust has to be established in between this relationship.
  • I used 'shadow, moving light, speed of camera, colour sceme and reflection' (to tell a story)
  • In west, they wont call the photog until the very last minute before the real shooting time, so they could be perception understanding , in terms of 'space', showing a photog the location is more important. Only then, the possibility of location made what western said 'as written' is seen. However, if you cant change it, EMBRACE it. (example given was the oranges were painted orange as they were still green when filming). Sometimes, the whether makes the art. 
  • Question: (Of all the shakspears) How many good Sheakspear movies you have seen? Its all about interpretation. 
  • Introducing the 'Camera Obscura' -- The first camera, where pin a hole and uses mirror to project the world outside. This is used to a film to show : "as the actor observed".
  •  Music is important to give energy (to the scene) and go further.
  • (We used to see) Based on True Story, but EVERY STORY IS A TRUE STORY. If it is not true to you, why would you care? How to find it? 
无论如何,我简短的‘笔’录,还是无法诠释我们在现场看见的,他的作品,和他挑选的背景音乐的精彩。他选的歌都好好听好衬啊!!
音乐,其实是无法从电影里切割的部分。

Monday, April 24, 2017

安静,也是一种力气。

怕错言,所以把面子书关了下下。

你知道吗?安静也需要力气,因为你得用很多力,将手指按着,或紧紧握拳。

Saturday, April 22, 2017

让我破泣为笑的某人

新泪叠旧泪,好像报仇似的,不停。

我宁愿不要这样的成就感,我之前所敏感的察觉到的东西,原来都是真的。
接受不到的,是自己。

【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

我已经不懂得回家的路,还好,从那里到这里,真的是直直一条路而已,我没加速,也
想了想,打了通电话给他,在不到两个小时里面,约他出来吃饭。他从我近乎抖动的声音大概猜出来我需要陪伴,所以,爽快答应。

原本停住的泪水,在他的车上开始打滚。
“怎么样?失败了吧?”(原意,句子已改)
我再度泪奔。然后解释着,他一边将车子高难度的驶出路口,一边听我说,偶尔问一两句切到位的问题。
我一边掉泪一边理性的分析(不要小看我这个能力,这一方面,我的左脑和右脑是分开操作的,我有练出来的),可是泪花已经变成洪爆。
我下意识的抓我前面的dashboard上的tissue盒。
“你的车有tissue的哦?”
“我的tissue是越擦越粉的。”他淡定的回答。作势摸脸 “等下整个脸都是粉”
我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他趁交通灯转绿前掏一张褐黄色的给我。
“这张可以。”
我一看是“星X克”的纸巾,我娇嗔,“不要,这张擦了脸会痛。我的眼已经红了,不想脸也红。”
我继续开怀大笑。
“不需要Tissue了。”我说,双层意思的。

后来,一餐下来,他已经帮我整理了整个事件的脉络,
“好啦,这餐当作是我的consultation。 ”
“还好说,你连tissue都没有给人准备一张,”我反呛“抱歉啊,我刚刚学到的,做人还是要理性的铢锚必较点好。请你可以,给我扣十巴仙。”
“好,这杯热茶,我自己给。”

我又乱笑一轮了。

坦白说,我还是谢谢他的。
不过后来这餐,我因为钱包里不够,我把全部的钱都拿出来了。结果他多给了一点。(奸笑)

Friday, April 7, 2017

没有,我的武功没有荒废,大师兄.

刚才兰姐的老公请吃饭,庆祝兰姐博士答辩成功通过。

她拿这个博士非常不容易,我们都懂。事实上,她在我的博士论文里“Real TIme PCR”的部分帮了好大的一个忙,无以回报,只能拼命的祝福。其实我几乎错过了她的大日子,皆因我和她,虽然在同一个公司做实验同一个大学拿学位,但我们的状况丝毫不同,我和她的学校不一样,她这一次遇见的条件比我更苛刻。除了答辩日子的通知在一个星期前,其他的小细节,她面对的挑战也很多,所以几乎没有精力一个个人通知她的答辩日子。同样是女生,请不要开:单身考博比有家庭的考博更容易——这样Lame的辩论课题。不管身份,考博真的是会死掉很多脑细胞。兰姐老公说:考医生还容易?我是觉得考医生,大部分是体力和脑力上的耗,我们耗的除了脑力,还有精神上的折磨。

兰姐今天的状况和我当初答辩完有点雷同,除了她被“烤”三小时,我被“烤”两小时半。但我们的虚脱是雷同的,我还记得我送走我的指导老师后,我在考场外面的空地发呆了一下,然后才发现肚子饿了,很饿很饿,所以跑去吃饭。我到现在依然记得,我吃着惯吃的素食档uncle炒的面线,我突然好像入了定那样专注的吃着那碗面,细细的品尝着它的味道,才发现很好吃。如果你问答辩通过后我兴奋吗?我只会回答你:炒面很好吃。

肚子饿是实实在在的感觉,真真切切。
所以兰姐和我都说了同一句话:读博士不是你有多聪明/你是不是一级优等生,而是,你的耐力。
我觉得我们应该有资格说这句话了。就好像,你必须读遍一个作者的作品,至少几篇,你才有资格评论这个作者那样。

而考到博士,并不会有什么优越感,是,或许是会有:我已经长大了,的感觉,但你越应该觉得卑微,越应该认真的考究你做的每件事。有时候我想,读博/完成博的女生,让男生畏惧的,不是什么光环,而是那颗心,因为他们不会懂我们会多有决心去做一件事情。但他们不懂,如果我们决定了一样事情,比如说已经决定爱上你,我们会有多大的能耐去完成,我畏惧的,只是你不再给我读资料,不再给我做实验。其实他们不懂,找一个博士女生当老婆,你会省下很多麻烦,因为我们会自行读资料自行分析自行解决问题,除非真的需要你,或想和你一起参与一件事情,不然,请别质疑我们的坚毅。

所以请不要问我为什么念博士的女生没人青睐这种蠢问题。我身边很多博士女嫁得很好,老公的内心也很强大,得老公支持和加持来完成这个学位。如果你还参不透这个问题,那你和那些觉得女生不管几岁应当嫁人的固有观念没有两样。请你别再问我这种蠢问题了。

Saturday, April 1, 2017

啼笑皆非

我其实很讨厌人不懂我却装懂。

“你还有继续写作吗?”
我突然啼笑皆非,不懂如何回答。

是的,我没有,我连blog都没有写了。
可是你懂什么叫“写作”吗?

可是,你真正的懂,什么是我辞职后的,你眼里所谓的,我的自由年代了吗?

Wednesday, January 4, 2017

脱皮16小时

没有这么的感谢过,whatsapp偶尔会延迟给我寄来的文字。
接到米的短讯,我是睡得香香才起来的,不然,我无法想象我会怎么过之前的那6小时。

读了短讯,我放下一会儿,简单梳洗,习惯的静坐。却无法坐下来。
我的眼睛开始积水的肿胀。
原来痛了。如同身上的皮开始龟裂。虽然已经给自己打了底,我想过的千百万种可能,这是我设想最多的之一。

那时我多么痛恨自己没有拿到国外的工作,不然,我可以制造这距离来疗伤。逃避虽然可耻,但至少比脱皮的痛好。至少保护了自己。
你不是说要我爱自己的吗?

第一件做的事情,是忏悔。
做早课之前,我拜了300拜。第一百拜,心还是很粗的,是负面的;第二百拜,调细了点,开始探讨;第三百拜,平静了。
很久没有做300拜,脚跟漂浮,上楼梯还好,下楼梯的时候,一个踉跄,膝盖少了支力点。这多么适合描绘我现在的状况啊。忏悔抽空了我所有的力量。

今天,少了这个支力点,是什么也做不到的了。

于是,我将户口里不多的钱提出来,喂我自己吃了我最喜欢的素云吞面。送面的问:你送孩子上学了啊?我木着脸看着她,其实内心已经委屈得想哭了,说:我还没有结婚。
我甚至不懂得爱护我自己的心。我很想告诉她。这颗心,多次交了出去,被打包送回来。
我继续吃面,但心已经痛得不想说话,于是我关掉所有的data 和wifi。连锤买了两张戏票。

还有半个小时才开映。
我插上耳机,在《放不下的活着》的引导下,我掉下一滴泪。于是任性的打了越洋电话。眼泪从两旁一直掉,我行尸走肉的走进8号影院,明明播着的是有关一个名叫《牡安娜》的女孩的勇敢故事,有笑有泪,但我没有哭。从电影院走了出来。见到编辑的电话。知道阿米也有短讯,我知道我不能再装没有上线,我应该礼貌一点,于是告诉她:对不起,我比我想象中脆弱。我现在谁也不想见,什么也不想说,再说我就会哭了,我已经很努力的不让眼泪掉下来了。(纵然已经掉了)

于是我又走进1号影院看《长城》。这明明就不是什么催泪戏,我的哭点在之前。找到位子坐了下来,左右两旁没有人,灯还没有暗,我的眼泪就一直不停的掉,我必须要按着自己的嘴巴才不会吓到人。灯终于暗了,我名正言顺的抽泣。广告多久,我就哭了多久——直到Matt Damon的出现。我想我会记得他。我想我会记得这部片子。

我不断的骂自己傻。一度不相信自己再度有勇气,也禁止自己再度这么有勇气。For a second, I cant even believe I could ever smile again.
突然觉得自己不过是关在笼子被人观看的傻子。全世界都知道了,大家都在看我应该怎么走过去?是这样子的吗?

哭完了吗?我问我自己。
于是我被那些墟冚的、壮烈的、轰轰烈烈的浩浩荡荡、人兽战,死得人多的场面麻醉。

等待打球,还有一个小时,我堕落的,走进奶油多多咖啡味少少的连锁咖啡店,点了一杯非常堕落的咖啡,却怎么也喝不出习惯的味道,某人冲泡的味道。我在眼泪中发了短训,然后就呆望着室外的喷泉,看着喷泉轮回,跳着同一支舞,自以为很优雅的跳舞。
我不也是这么傻吗?

这事件中,没有人做错,他是好人,只是我对自己不够好。
有些舞,一个人跳,就像个傻子了。

打球了,但早上的300拜让我腿力大减。我又遇到一个不介意让我顾后线的球伴,我装活泼的跳啊跳啊,叫啊叫啊,杀呀杀呀,笑啊笑啊。

不过是想让把自己弄累。我不想待会儿失眠。

我已经脱皮16小时,大伤。

明天的太阳会如何?最近雨季,我甚至不敢寄予厚望。
而我,应该好一阵子,都会住在雨里。

#如果这雨是甘露我会鼓励自己快点换新皮吗?
#不要再骂我这是轮回,我已经很努力让这结局变得不一样了。
#我的要求从来从来从来都不高